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双面娇娃 > 双面娇娃(52)完

双面娇娃(52)完

双面娇娃 | 作者:不详| 更新时间:2019-07-14 19:0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52.一别孤镇泪如海,从此残薇是路人2019-7-11驴棚里,肩膀斜靠着立柱趴在地上的我老婆已经被那条大狗肏瘫在那里无法动弹,镇上那些男人们纷纷涌到她那两瓣浑圆的肥臀后面,指指点点的窥探着我老婆臀沟里的羞人风光,她那被公狗耕耘过的屄缝就那么羞耻的外翻着,从微张的阴唇里面依稀可以看到骚屄里面果冻一样乳白色的凝固精液……没有屄毛遮挡的私处显得格外淫靡,吸引着那些各怀鬼胎的男人们的眼球。

    那个把她肏爽肏瘫了的公狗已经自顾自的熘到一边去了,我老婆经历了一夜的蹂躏又被大狼狗这一通肏,已经连夹紧双腿藏起屄缝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就那么羞耻的保持着被大公狗侵入时的噘爬姿势任由那些男人羞辱着,看热闹的男人们觉得还不过瘾,招呼着想把另一条大狗也牵过来继续肏我老婆,全然不理会我老婆眼那可怜的哀求眼神,一旁的老黄还巴巴的等着小何去搬救兵呢,他哪知道小何从镇上派出所请过来的镇派出所的临时工们早就过来了,正躲到人群里也在看热闹呢,老黄虽然身手不凡,可也不敢犯了众怒,毕竟他不是我,会为了这个女人奋不顾身,眼看着小勇的大舅子和几个男人把我那瘫的烂泥一样的老婆重新反捆起来,把她耻辱的捆绑成跪趴的姿势,整个过程中我老婆麻木的任由他们摆布,不反抗也不迎合,玩到这时候,她已经没有一点反抗的力气了,那只被老黄拴在一旁的大狗终于被他们牵过来了,它低着头不断这嗅那嗅的探进了我老婆的肉缝里,那带着雌性尿骚味的区域吸引着它,大公狗开始对着我老婆的肉缝舔弄了一番,被男人捆绑着的薇薇只能羞辱的噘着自己大屁股任由那畜牲可劲的舔舐,这次她连夹紧屄缝抵抗的力气都没有了,老黄一看再让这畜牲把狗鸡巴插进去非得把我老婆给活活的肏死不可,该死的小何又老是找不来救兵,他只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我说几句,大家刚才也让这骚货受到教训了,你们也看到了,这骚货被大公狗肏的都瘫了,再要是这么搞下去,非得出人命不可,我看各位乡亲就给我一个面子,饶了这贱货得了!老黄的话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可也有些人有点不甘心,那个公鸭嗓继续挑唆着:“她这么光着腚在镇上折腾,完事了屁股一拍,你说带走就带走啊!”,“就是,咱们再好好折腾她一顿再说!刚才不是说还让俺去牵驴嘛?干啥啊!驴牵过来了人想熘?没门!”,“就是!起码你家的驴还喝了点这骚货的奶呢,俺家的驴还没解馋呢!”

    眼看着场面就要又乱了,老黄无奈之下只好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大家听我说,我知道大家都想惩罚这贱货,可咱也不能要了她的命不是?摊上人命官司了谁也别想好不是?要不大家看这样好不好?我让这骚屄给大家表演一下舔驴鸡巴,你们说行吧?人群乱哄哄的开始回应:“我看行!不过这骚货得把俺家的叫驴给舔爽了舔射了才算!”,“还有俺家的!俺家的叫驴还没肏过母驴呢!白便宜这骚货了!要不咱们让她把驴的精液都喝了吧!”,“我看让她给叫驴把精液都吸出来然后咱们给她灌骚屄里,看看她到底能生出个母驴还是母狗!”

    薇薇趴在地上听着这些男人一个比一个阴损的主意,她已经顾不上哀求了,她知道,在这些狂热无知的村民跟前求饶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现在的她最想做的事就是马上离开这里!老黄来到她跟前,在她耳边小声说道:薇薇,刚才谭少说了,让我今天无论多晚都要把你带回去,还有,谭少说了,今天折腾你的主犯他会挨个收拾他们的!你就再委屈一下先照他们说的做吧!说完偷着又喂了我老婆一粒浓缩洋参含片。

    本来已经觉得自己的身体被狼狗玷污后万念俱灰的我老婆忽然听到谭少居然没有嫌弃她还要把她连夜带回去的消息,那颗濒临绝望的心忽的有了动力,“我要回去!我就是爬也要爬到主人跟前去……”

    她努力的吞下那粒含片,极力的恢复一下体力,她知道不让这些混蛋满意她是无法走脱的,老黄看着我老婆的眼睛,点了一下头,勐地站起来说道:好!既然你们要求了,我让这骚货照办就是!不过你们得解开她的手臂,让她嘴里、手里同时伺候叫驴,把这几头驴弄到射精算完事!这也是我的底线!如果你们还不依不饶,我也不是吃干饭的!说着他拿起一块板砖,运足力气,手掌一挥,那块砖顿时变成两截!在几个男人的惊呼声里,老黄一言不发的上去解开了我老婆身上的绳索,薇薇稍微活动了一下发麻的胳膊,爬到一头公驴胯下,忍着那难闻的气味,用手把耷拉在叫驴胯下的驴鞭抓了起来,“好粗啊!”

    这是薇薇刚一触摸到驴鞭的想法,“这要是插进自己的骚屄里——”

    薇薇简直不敢往下想了,其实她不知道,驴鞭软塌塌的时候的粗细和硬的时候差不多,差异只是长度惊人而已。

    。

    我老婆在众人的注视下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闭着眼睛张嘴把叫驴的驴鞭含进了自己嘴里,一面舔舐一面用手不停的给叫驴撸着管,那头驴开始有些不适应,在原地转来转去的想甩开我老婆的抚弄,估计这畜牲也觉得不好意思吧?驴不同于狗,不会随便发情,所以我老婆费了好大劲才把不安的叫驴给抚慰好,她噘着大屁股爬到公驴胯下起劲的给那畜牲舔弄着,希望它那早点泄出来,让这些人们意外的是,驴很容易就射精,不大一会儿,那头驴头一扬,驴鸡巴一哆嗦,一股白花花的精液直冲进我老婆嘴里,猝不及防的她被那浓腥的精液差点呛到,她忍着恶心把精液含在嘴里,吐到一个专门给她准备的搪瓷大茶缸里,有了第一个的经验,我老婆很快又让两头驴射了精,并没有费了多大劲,眼看着就要完成任务了,这些言而无信的混蛋们又想反悔了:“这可不行!谁知道这公驴这么完蛋啊!才舔了几下就射了!不算不算啊!”,“可不是嘛!你们城里人就会骗俺们村里的知道的少!这个不能做数的!”

    老黄眼珠子一瞪刚要来硬的,公鸭嗓倒也机灵,知道投鼠忌器的道理,他一把拉住我老婆脖颈上的狗链,把我老婆拽到他跟前,他一只手掐着我老婆的脖子,恶狠狠的说:你敢动手试试?这骚屄可在我手里呢!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小何总算是出现了,他看到那些本乡本土的协警根本就收钱不办事,没办法只好钻进超市去求小勇媳妇,最后只好自己破财消灾,他气喘吁吁的夹着好几条“玉溪”,挨个给看热闹的男人们分发着,“都别生气,抽盒烟,熄熄火,有啥大不了的!”

    看来这小子没少花本钱,小勇媳妇见钱眼开,狠狠宰了小何一把,心里的火早熄了,她隔着玻璃对着自己的娘家兄弟们喊道:差不多得了啊!俺们超市还营业呢!都围在俺家驴棚干什么!都散了散了吧!听了小勇媳妇的话,小勇的大小舅子们也就不好再坚持了。

    在我老婆把最后那头叫驴的驴鸡巴舔到射精后,他们带着自己的人都撤了,剩下的也就折腾不起来了。

    老黄和小何架着我老婆刚要离开,谭少的电话又打过来了,他听了老黄把刚才的事情一说,谭少那头半天没说话,过了有一会儿,谭才对着老黄吩咐了几句挂了电话。

    老黄和谭少通电话的时候,我老婆一直可怜巴巴的望着老黄手里的电话,希望哪怕能听到谭少给她哪怕是一句的安慰,可她失望了,从始至终,老黄看都没看她一眼,直到挂了电话,他来到那几乎满满一茶缸的驴精跟前,弯腰把茶缸端了起来,递到我老婆跟前:“骚货,自己捧好了!洒出来一滴爷抽烂你的骚奶子!先跟着爷上车!”

    小何开着车,带着我老婆和老黄一路打听着来到镇上的一家看牲口的村民家,敲开门后,老黄说明了来意,那个男的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车里,直到小何牵扯着一丝不挂的我老婆从车里爬了出来,他才相信那个把镇里惹得沸沸扬扬的女人居然来到了他的家里!老黄客气的对那个男人说:老弟不用紧张,俺来你这就想求你一件事,老弟给牲口灌过肠吧?那男人一看就是个老实本分的汉子,否则他早去镇上的超市里看热闹了,他紧张的看着老黄那张看似和蔼的脸,嘴里语无伦次的回答道:俺这能给牲口……牲口灌肠……你的牲口……在哪呢?……俺腿脚不灵便……你还是把你家的牲口牵到俺家来吧……,老黄依旧是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老弟不用紧张,这就是我想让你给她灌肠的牲口!”

    说着他指着一旁狗一样趴在地上的我老婆,“我想麻烦您给这个骚货的身体里灌点东西!让她以后长点记性!”

    那个男人看来是真老实,应该是从来没有沾过女人,他居然被我老婆的模样给刺激的面红耳赤起来,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这……这俺可没……没干过……”,老黄指着车里那一茶缸的驴精对我老婆说:谭少说了,你自己吸出来的精华不能浪费了,刚才我是怕那些狂热的村民把你活活弄死才把你给救出来的,不过你的任务还得继续做完!现在你自己爬到这位爷跟前,求他把这些驴精一滴不剩的都灌进你的骚屄和屁眼子里!灌完了还有别的任务等着你呢!今天咱们无论多晚也要离开这里!谭少爷还在前面县城里等着你这个骚屄母狗呢!听了老黄的话,我老婆居然觉得很温暖,看来老黄和谭少还是在意自己的!她完全忘记了自己变成这副模样是谁造成的。

    。

    此刻的她只想着尽快回到谭少的跟前,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我老婆跪爬了几步,来到那个坐着轮椅的男人跟前,扬起她娟秀的脸庞,红着脸张嘴央求着这个残疾的男人:骚屄母狗薇薇求这位大爷行行好,把……把这缸子精液灌进母狗的浪屄和骚屁眼子里……说着她爬到车上,双手捧着那一茶缸的乳白色的驴精来到那个男人跟前,那男的一脸难为情的对我老婆说道:这……这是驴的那个吧?

    ……你难道想……想……,你就不怕……唉!……造孽啊!那男人看起来良知未泯,他不忍心如此糟践眼前的这个母狗一样的美丽人妻,看到他这样,急于完成谭少布置的任务的薇薇急了,她跪爬到那个男人跟前,上前就把她的头部扎进那男人的裆部,想要熟练的用嘴给他服务,那男人也急了,想伸手推开这个已经没有廉耻之心的女人,薇薇的两只手牢牢抓紧轮椅的把手,死命的把自己的上半身埋进那男人的腰腹部,其实那男人一看到我老婆如此曼妙的裸体,下面早就一柱擎天了,他急于推开我老婆也是觉得不好意思,怕我老婆发现他下体的异样,暴露自己的失态,经历了这么多男人洗礼的我老婆早就看出他裆部的端倪了,她张开小嘴隔着裤子就把那根硬邦邦的鸡巴给叼了个正着!从未接触过异性的他忽然被一个娇滴滴的裸体美妇用嘴叼住了自己最敏感的部位,这下他差点没当场就来个“激情四射”!命根子落入我老婆嘴里的他顿时老实了许多,他开始“就范”

    了,乖乖的享受起我老婆周到的口交服侍,为了能尽快完成谭少布置的任务早点离开这鬼地方,我老婆使出浑身解数,对眼前这个男人的鸡巴又是舔舐又是用两个大奶子给他乳交,那个常年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也一反常态的挺直腰杆配合起来,从未体验过如此服务的他很快就在我老婆跟前缴枪投降了!就在我老婆那深邃性感的乳沟几番夹持下,他的龟头从乳沟进出了几回后,再一探出来就开始疯狂的喷射,猝不及防的我老婆被他的处男精液喷了一脸,当然我老婆那两团豪乳里喷出的乳汁同样也喷湿了他的胯下!我老婆毫不犹豫的张大嘴把他喷出的精华几乎全部纳入口中!看着我老婆如此不嫌弃他一个瘸子,那男的感动的差点哭了,一阵喷射后的男人泄了气一样又瘫坐回了轮椅上,刚才这场刺激的淫戏对他来说绝对可以令他永生难忘。

    发泄过后的男人知道自己无法解救眼前这个可怜的母狗,他所能做的就是满足她的要求,男人从屋里拿出给畜牲灌肠用的胶皮管,还有注射用的兽用针管,看到我老婆主动噘着丰满的大肥腚凑到他眼前,平日里经常给畜牲看病的他对雌性牲畜的生殖器并不陌生,可第一次看到这种自称母狗的美女的生殖器如此之近的凑到自己跟前,他的手还是不停的哆嗦了,这些抽到针管里的那粘煳煳的驴精,真要注射进这么性感的雌性胴体里去吗?就在他迟疑的时候,我老婆回过头对他灿然一笑:“请爷不要把母狗当成女人,母狗的骚屄和浪屁眼已经离不开精液的滋润了!不信您看母狗现在的骚屄屁眼里还存有精液呢!求求你了,爷就赶紧给母狗灌进来吧!”

    说完这话,她主动把自己的两瓣臀肉掰开,让那个乡村兽医更方便的帮她把驴精灌入体内,搪瓷茶缸里的驴精足足灌满了三大管兽用注射器,在我老婆的要求下,两管子的驴精被注入了她的臀孔,最后一管驴精被注入了她本已被狗精和那些混蛋精液灌满的骚屄里,看着那些乳白色的粘稠物都被我老婆的骚屄和屁眼吞掉,那个兽医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一旁看得热血沸腾的老黄和小何拿着一条中间有两个胶塞棒的贞操带来到我老婆跟前,残忍的把那两根胶棒塞进我老婆的屁眼和骚屄里,随着贞操带在我老婆沟股间绕过,咔嚓一声,把她的私处彻底锁死了!老黄接着又拿出两个小巧精致的乳头锁,递给我老婆说:“去!让那位好心的爷把你的浪奶子也锁起来!”,薇薇爬到那男人跟前,挺起两个大奶子,双手捧着那两颗乳头锁对他说:“骚屄母狗求这位爷再费心把母狗的浪奶头给锁起来吧!”

    看着他接过乳头锁后,我老婆自觉的把双手反背到身后,挺直腰杆,任由那个男人哆嗦着把她的两个奶头用乳头锁残忍的锁死了。

    奶头、骚屄、屁眼都被残忍的剥夺了自由的我老婆,跪在地上,等待着老黄的指令,老黄拎着麻绳来到她的身后,熟练的把她的双臂反捆到背后吊起,一面捆一面说:我必须把你这骚货捆勒起来,谁让你个不要脸的骚货让畜牲肏了呢!

    我这样也是为了你好,起码谭少看到你这样或许对你还能从轻发落些……我老婆温顺的任由老黄把她捆勒起来,这些时日的调教,让她已经习惯了被老黄捆缚,有时候她不断这样欺骗着自己:我这么淫贱不是故意的,我也是被迫的……我对不玩自己的老公是被他们捆绑着被迫才完成的……这种自欺欺人的伎俩,有时候她自己都无法相信,可每次看到老黄手里的麻绳,她都会有一种异样的快感,浑身顿时觉得一种别样酥麻……听了老黄的话,我老婆心里涌起一丝感动:原来这个看似辣手无情的老家伙也有对自己心软的时候啊,想到就要见到自己期待中的主人谭少了,她对不断捆勒自己身体的老黄说道:母狗明白黄爷的意思了,母狗不敢怪黄爷,求黄爷把母狗淫贱的身体再捆紧些!让主人看到了可以少生母狗的气……老黄听了我老婆的话,捆勒她身体的手停顿了一下,又继续捆勒起来,他似乎是加大了力气,我老婆本来就曲线玲珑的胴体在麻绳捆勒下变得更加诱人,体内被各种精液灌满的我老婆就这样被老黄牵扯着又上了车,屁眼、骚屄被胶棒塞死乳头也被乳头锁锁死的她只能匍匐在车上,坐也不行,卧也不行,趴也不行,车终于开动了,终于要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了,看着这座村镇慢慢消失在视线里,薇薇泪眼汪汪在心里喃喃的说:别了,从此我再也无颜面对董哥的家人……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