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毒剑风流 > 【毒剑风流】(第四卷 明枪暗箭)第20章

【毒剑风流】(第四卷 明枪暗箭)第20章

毒剑风流 | 作者:小强| 更新时间:2019-07-14 19:0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毒剑风流】卷四第二十章作者:八宝太监2019年7月11日字数:8244第二十章到了八卦门附近,白松道“此次我们是冒充魔门偷袭八卦门,需得学足了魔门的手段,除了放几个无关紧要之人逃出去,让他们日后好四处宣扬魔门的恶行,其他八卦门主要之人都要杀掉,不能留下活口。”

    廉驰犹豫道“师父,八卦门的人杀光倒也罢了,那唐青荷若是杀了,可就有点可惜……”白松摇头道“小驰你别因小失大,若是旁人也就罢了,此次如果唐青荷未死而是失踪,唐门必然要找寻她的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直追查下去,很有可能就会查到我们头上来。”

    谭仲达为了讨好廉驰,帮着廉驰出主意道“少庄主,你如果一定要抓了唐青荷回去,又不想让人去追查她的下落,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人觉得她已经死了。我们可以去找一个年龄身材和唐青荷都十分相近的女子,穿戴一些唐青荷的衣物首饰,将那女子杀了丢在屋子里,再放火烧了屋子,唐门见到烧焦的尸体也分不出真假,就会觉得唐青荷已经给魔门杀死,那样少庄主掳走了唐青荷就可以高枕无忧啦”

    廉驰听了觉得这计策大妙,拍着谭仲达的肩膀笑道“谭仲达,没想到你平时看起来又胖又蠢的,关键时刻竟然能拿得出这么好的主意,我倒是小看你了”谭仲达得了廉驰夸奖,乐得心花怒放,继续拍马屁道“属下这点小聪明,可是万万比不上少主的”

    廉驰忽然脑中一闪,隐隐觉得有些不妥,可是那一丝疑虑却转眼而逝,心中觉得好似有什么要紧之事被他所忽略掉了。

    白松对谭仲达道“那你先去寻找一个与唐青荷相似的女子准备,找到了就赶紧回来,我们午夜时分就要动手”谭仲达离开后,白松皱眉问廉驰道“小驰,过年时候,你说失魂症已经有了治愈希望,可是接连两位神医都先后被害,极为可能是有人以此针对你,不想你的失魂症能够治愈……”

    廉驰一拍脑袋,立刻被白松点醒,明白自己刚刚为什么心中有了警觉,说道“师父你这一提,我就觉得十分古怪。那两位神医,全都是死于着火的屋内,尸体被烧成了焦炭难以辨认。这结果居然是和谭仲达安排的计策一模一样啊!于凉城前辈是个侏儒,我见那焦黑的尸体十分矮小双腿畸形,先入为主就以为是他被人所害,尸体也被烧焦。不过若说那尸体是另外一个侏儒,也确实是难以分辨身份啊。还有韦博扬一家也是全被烧死成了焦尸,是官府收敛的尸体下葬,我根本未曾亲眼见过,难道他们都是未曾身死,而是被人偷梁换柱,活捉了关在什么地方吗?”

    白松严肃点头道“我也正是这个猜测。如果是寻常人想要阻止你治愈失魂症,不想你恢复记忆和武功,确实是直接杀死两位神医就可。不过若是有人大费周章,活捉那两位神医关押起来,又让你以为他们已经死去,这背后的目的就十分特殊了。说明那人不想你立刻治愈失魂症,却又不想彻底断了你治愈失魂症的途径……”

    廉驰咬牙怒道“果然是张北晨这老王八,只要我记忆和武功不能恢复,他就可以继续架空我控制逍遥山庄。可是他又怕我配不出今年的逍遥丹解药,所以还得留下两位神医的性命,最后逼不得已的时候,再让他们治愈我的失魂症,好让我去配制今年的逍遥丹解药。这老匹夫真是心思恶毒阴险,早晚我要将他扒皮抽筋。谭仲达就是张北晨的帮凶,等下咱们先拿他这小王八开刀,看能不能审问出两位神医给关押在什么地方”

    白松摇头道“谭仲达应该不是帮凶,若是他参与了绑架神医之事,即便再蠢也不应该在你面前提起调换烧焦尸体的计策,等下他回来以后,我们还是不要打草惊蛇,探一探他的口风,看他是不是从其他人那听说了类似的事情,所以才学了这个计策。”

    廉驰听白松所言有理,便焦躁的等待谭仲达回来,好查清楚两位神医被害的真相。

    等到谭仲达带着一具来历不明的女尸回来,白松假做轻松的说道“谭仲达,你这李代桃僵的计策,定然不是自己想出来的,是在哪里学来的啊?”

    谭仲达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是我在百鸟帮有一个相好,曾经听她抱怨说百鸟帮主麻三姑总是给属下出难题,有一次居然要她两日之内寻到一个侏儒去给人当替死鬼,正巧这次少主想去抓唐青荷,我就想随便找个小妞当替死鬼不是容易得多了嘛”

    。

    廉驰一听更是确定无疑,麻三姑与单天进有仇,单天进的飞鱼帮是他现如今的根基,张北晨若是想对付自己,去拉拢了逍遥山庄内部与飞鱼帮不和的百鸟帮到麾下正是意料之中。

    白松支开了谭仲达,皱眉低声道“此事若是属实,只怕陆当荣也是倒向张北晨一边了。当初我们两人暗中跟随保护你,知道你寻医的事情,张北晨能立刻知道了其中细节采取行动,必然是陆当荣暗中传递了消息出去。”

    陆当荣乃是逍遥山庄第一高手,廉驰听说他也投靠了张北晨一方十分恼火,问道“师父,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逍遥山庄里可没人是陆当荣的对手吧。”

    白松安慰道“他们顾忌着逍遥丹的毒性,一时也不会有什么大动作,咱们先隐忍一年。我已经把王大海堂主和朱凡勇堂主调去了太湖,让他们不会反叛去张北晨一边。今年你已经说配制出了逍遥丹的解药,到了明年,你可假装配置不出解药,看能不能逼迫张北晨放了两位神医来给你治愈失魂症。”

    廉驰心想也只得如此拖延下去,恨恨的道“张北晨那老王八,绑架了能给我治病的神医,又放出流言暗中害我,再等一年,还不知道给他搞出多少鬼来”

    白松一拍折扇道“倒是忘记和你说了,流言害你这件事,还真不是张北晨做的。我再仔细去查了那流言来源,与云松道长查到的线索加以印证,的的确确是姜家做下的事情,而且我还确定,背后指使这事情的,就是姜家的少主姜凡庆。

    小驰你也真是太能招惹麻烦,姜家孟家两大武林世家的少主全都与你敌对,这样下去可是对你日后称霸江湖大为不利啊。”

    廉驰没想到姜凡庆居然如此处心积虑的与他作对,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打探到了自己那样多的隐私,气恼道“师父,姜凡庆和孟皓空这两人咱们得想办法早日除去才行。你看能不能想个办法,让姜家和孟家互相拼个你死我活,咱们就可以渔翁得利。”

    白松摇着折扇想了一会,摇头道“这两大世家中间隔着一个碧血盟,无论如何挑拨,也不会轻易开战的。孟皓空是家中独子,咱们暂且没有办法。不过姜凡庆无德无才,家中胜过他的兄弟甚多,他全是仗着母亲受宠才坐上了姜家少主的位子,在姜家兄弟中并不服众。你需要对付的是姜凡庆本人,而不是他背后的姜家,只要咱们能让姜凡庆在江湖上受挫折损名声,他家中胸有野心的兄弟自然会抓住机会将他拉下少主的宝座,到那时候姜凡庆自顾不暇,就再也没心思也没实力向你发难了。”

    师徒两人又闲谈了一会如何对付姜凡庆,就到了午夜时分,该是去向八卦门动手了。

    廉驰仗着身法轻灵,悄无声息的首先潜入了八卦门的宅院,找到了杨东新和唐青荷这对新婚夫妇的居所。廉驰偷偷来到窗外,忽然听到屋内唐青荷愤怒的声音传出来道“你们这两个畜生,连孟皓空的脚指头都不如!”

    接着一个年轻男子阴冷的声音道“你这小婊子,我八卦门是看在唐门的份上,才要了你这别人玩剩下的烂货,你以为我杨东新会把你当做夫人看待吗?你不过就是唐门送来的一只母狗,想怎么处置都是我八卦门自己的事情。你已经服下了淫药多时,现在是不是骚穴已经忍不住,想要人来把你干个通透了?”

    唐青荷果然传出了几声难耐的呻吟,廉驰听了倒也不急着动手,而是悄悄的在窗户纸上捅了一个小洞,向屋内望去。就在廉驰的目光所及之处,呈现了一幅淫荡情形。

    全身赤裸的唐青荷,倦懒地横陈在床上,细长雪白的纤纤玉手,在自己那坚挺丰满的乳房上尽情地揉捏抚摸,另一只手更是伸出修长的玉指,在两腿之间的阴穴上拼命地东拨西挑,洞口不断地流出淫水,把阴穴附近的耻毛弄得湿润不已。

    在她自己尽情的抚弄之下,唐青荷不由得发出一阵阵充满淫欲的喘息声,双颊一片酡红,半闭半张的媚目中喷出熊熊欲火。

    而唐青荷对面,居然站着两个男人,这两人廉驰在武林大会时候全都见过,正是八卦门的门主杨永义,和他的儿子,唐青荷的新婚夫婿杨东新。

    杨东新怒涨的肉棒似乎要把裤裆给撑破,不由分说,立即跳上了床,脱光了全身的衣服,紧紧搂住了唐青荷,在她全身上上下下疯狂的吻着。

    杨东新双手贪婪地在唐青荷光泽白嫩,凹凸有致的胴体上一寸一寸仔细地摩挲,他的嘴唇,也移到了她的樱桃小嘴上,把她的舌头吸出来,不停地吸吮着,像在品尝一道美味的佳肴一般。

    唐青荷本已沉溺于自我慰解的忘我境界当中,忽然被杨东新在自己的胴体上大肆轻薄,欲火更加高涨,轻『嘤』一声,立刻张开红唇,把小舌头交给了他,自己也使劲地吸吮着对方的舌头;一双玉手更是紧紧地抱着杨东新的身躯。

    。

    两人精赤条条的身躯,皆不断地颤动,杨东新那粗大雄壮的肉棒,在唐青荷的胯间不停地摩擦,把两人的欲念带到了最高点。

    杨永义见到儿子和儿媳精赤条条地纠缠在一起,杨东新的肉棒在唐青荷的肉洞里上上下下拼命地抽插着,他的臀部也随着抽插的动作而一上一下地蠕动着,双手五指紧紧罩住唐青荷的乳房,口中不断喘着气。而唐青荷的娇躯也随着上下蠕动,两手紧紧抓住床上的被褥,仰着头,紧闭着双眼,如痴如醉地呻吟着。

    杨永义见到了这般光景,哪里还按捺得住?急忙脱下了裤子,下身赤裸着跳上床去,跪在唐青荷的脸蛋旁,低下头向她那雪白诱人的娇躯上大肆亲吻。

    唐青荷渐渐睁开了双眼,呈现在眼前的,竟是一根昂头挺身,粗大红通的巨棒,不禁又爱又怕,伸出颤抖的双手,握住了那肉棒,张开了湿漉漉的双唇,将红通的龟头纳入口中,不断吸吮着。

    杨永义一声低呼,把她的樱唇充当肉穴,一进一出,一抽一送地动了起来。

    唐青荷也配合著杨永义的动作,双唇不断地吞吐着;杨永义更加亢奋不已,怒涨的巨棒,在她口里更加快速地抽送起来。杨永义和杨东新父子就这样占据了唐青荷的身体,藉着高炽的淫心,奋力驰骋着,弄得大汗淋漓;而唐青荷也在两人的合攻之下,逐渐达到了兴奋的顶点。

    杨东新一边拼命抽插,一边用手用力拍打唐青荷粉臀,口中骂道“唐青荷你这骚婊子,给少爷我干得舒不舒服,孟皓空能把你操得这样发浪来回扭屁股吗?”

    唐青荷一听孟皓空的名字,忽然全身一阵颤抖,发出一声沉闷的哭叫,却给公公的阳具堵在了喉咙里。

    廉驰在屋外撇了撇嘴,他在峨眉山下时候解去了对唐青荷的心结,对唐青荷再无一丝情感,只将她当做是对头孟皓空的女人,听她被人欺辱,幸灾乐祸起来,也不去干预,觉得这唐青荷给人当做婊子一般,被父子一起上阵玩耍,可说是自作自受。只是再看了好一会觉得实在不耐烦,又怕夜长梦多,就猛然间发力冲破窗子,跃入了屋内。

    屋内三人都沉浸在欲海当中,被廉驰破窗而入,居然一时也停不下来交欢的动作,廉驰剑下毫不留情,一招“狗国”将爬跪在床上的杨东新和杨永义父子头颅一齐斩下。两人的脖颈喷出热血,下体的肉棒没了掌控,同时也猛射阳精,将唐青荷的裸体染得红一片白一片。

    唐青荷在高潮中受到如此惊吓,双腿间一条尿液喷射而出,立时间床榻上一片腌臜.廉驰嫌恶的皱了皱眉,对唐青荷道,“小骚货,本公子来救你了,你若是还想活命,就乖乖听我的话。”

    唐青荷见是廉驰到来,自己与公公淫乱的下贱样子给他全部看去,心中羞愧异常,嘴上却是不肯服输,不屑道“谁要你这下作淫贼来救?”

    廉驰毫不留情的一个耳光将唐青荷打翻在床上,摇头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此时窗外已经传来了一片金铁交鸣之声,看来是白松他们已经开始动手。

    此次偷袭进行得十分顺利,逍遥山庄的人手装作是魔门中人,在八卦门众人熟睡中骤然冲杀进去,毫不费力的攻下了八卦门,将八卦门上下几乎屠戮得鸡犬不留,只有三个武艺低微的守卫被白松故意放了出去,好让他们去四处宣扬今夜是魔门屠杀的八卦门,唐青荷赤裸着身子,看着谭仲达拖着一具女尸进来,在房间里翻找出了几件她的金银首饰,给女尸穿戴起来,心中隐隐猜到了廉驰的打算,心中微微庆幸,看来廉驰是不会将她在此杀死灭口了。

    廉驰厌恶的扫了一眼唐青荷,她赤裸的身体上,满是鲜血和男人的白浊阳精,让廉驰完全没有去碰的兴趣,转头对谭仲达道“你去将唐青荷带回去谭家庄,我先去查一查八卦门的库房里有没有什么隐藏密室可以搜刮。”

    谭仲达在蜀中早仰慕唐青荷的艳名多时,今夜一进屋见到她的赤裸身体就不住的偷瞄,得了廉驰的命令,立刻兴奋的逼近了唐青荷,一把将唐青荷抓住,嘿嘿笑道“唐姑娘,你乖乖的跟着我回去,可别让我难以交差。”

    唐青荷自然不会轻易就范,拼命挣扎起来,廉驰上前又是一脚踢在她的小腹上,虽然廉驰内力使用不出许多,也还是让唐青荷疼得蜷缩在地上直不起腰来。

    廉驰一使眼色,谭仲达连忙乘机将一颗药丸塞入了唐青荷口中逼她吞下。这毒药让唐青荷全身乏力,再也抵抗不住谭仲达的蛮力,给谭仲达用一个大布袋当头罩下扛在肩膀上带了出去。

    廉驰凭借着他对机关阵法的认识,在八卦门的库房里发现了一个密室,搜刮出了不少奇珍异宝,倒也可以运回去飞鱼帮销赃赚得十几万两银子。其中还有一张极为精致的人皮面具,看来也是唐门的手艺,应该是唐青荷嫁入八卦门时候的嫁妆礼物。

    。

    白松与廉驰在密室一边检查宝物,一边低声对廉驰说道“我刚刚又探了探谭仲达的口风,他那百鸟门的相好叫做麻芙蓉,是麻三姑的远房侄女,现在麻芙蓉就在谭家庄,回去以后我们去见一见麻芙蓉,看能不能套问出两位神医的关押所在。还有这麻芙蓉需得看情况灭口或者关押起来,不然她回去百鸟帮再透露了这些事情,张北晨就会发觉我们得知他绑架了两位神医,只怕会逼迫他更加快反叛的行动。”

    廉驰对于两位神医之事最为挂怀,回去谭家庄以后连唐青荷都暂时先放在了一边,而是与白松先寻到了麻芙蓉。

    麻芙蓉看来完全不知晓逍遥山庄内部的纷争,听谭仲达说廉驰乃是逍遥山庄的少庄主,立刻对廉驰的提问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百鸟帮下了严令封口的秘事原原本本的讲给了廉驰,可是廉驰听了却犹如一盆冰水当头淋下。

    百鸟帮去年腊月时候,确实是寻到了一个侏儒,用李代桃僵的计策,从太行山中捉回了一个侏儒医师秘密关押,一同被关押的,还有另一个老医师,麻芙蓉也并不清楚关押两位医师的缘由。可是今年正月底,麻三姑就下令将那两个医师灭口,现如今那两个医师早就成为河底的枯骨烂泥了。

    白松与廉驰来到书房密谈,白松皱眉道“张北晨敢于将两位神医灭口,那是打定了主意,不再让你治愈失魂之症,难道他不怕以后逍遥丹的解药配制失败了吗?”忽然白松目光一闪,严肃道“张北晨肯定是知道了,逍遥丹的毒性已经在去年时候被小驰你误打误撞的彻底解除,所以才会有恃无恐的将两位神医灭口。”

    “可是张北晨先让两位神医假死阻止你治愈失魂症,并未直接杀死他们,可见那时候张北晨还对逍遥丹十分忌惮。韦博杨是正月上旬被百鸟帮抓去的,到了月底张北晨就要灭口,定是这一段时间内,给张北晨知晓了逍遥丹彻底失效的事情。小驰,正月里头,你都给什么人知道了逍遥丹毒性彻底解除了的?”

    廉驰听了目瞪口呆,全身一阵无力,颓然坐在椅子里,双手抱住了头,过了好一阵,才抬起头看向白松,颤声说道“正月里,逍遥丹失效的事情我连师父都未曾告诉,就只和燕子她说了。”

    白松闻言也几乎不敢相信,说道“我自认看女人很有眼光,单姑娘她成亲以后对你情深义重,肯定不会背叛你去做张北晨的奸细。”

    廉驰听了心中大感宽慰,连忙点头道“是的,燕子肯定不会背叛我的。肯定是太湖里出了叛徒偷听到我和燕子说话,或者是燕子无意间走漏了口风。”廉驰虽然口中如此说,心中却难以相信这种可能,声音越说越低,完全无法说服自己。

    白松在书房里来回踱步,廉驰只是颓然坐在椅子里抱头冥思苦想,为什么单燕与自己结为夫妇,肚子里又怀了自己的孩子,还要帮着张北晨背叛他,难道是他当初强迫了单燕,让单燕对他恨之入骨,不论他如何讨好补偿也无法挽回了吗?

    白松伸手拍了拍廉驰肩膀,安慰道“小驰你先别忙丧气。单姑娘与你夫妇连心,于情她不应该背弃你去投靠张北晨,而且她家的飞鱼帮与百鸟帮素来颇有嫌隙,她投效张北晨与百鸟帮站在一边也是于理不合,这其中必然有着什么误会或者是隐情,说不定单姑娘透露此事给张北晨另有苦衷,也许是有什么把柄被张北晨握在手里胁迫,你回去太湖后好好与她深谈一番,看能不能让她对你吐露实情。”

    廉驰听白松所言有理,稍稍恢复了一些精神,又与白松商量了一下如何处置谭仲达和麻芙蓉两人。白松说他有把握将谭家庄拉拢到廉驰一方来,那麻芙蓉看来对谭仲达情根深种,也必然跟随谭仲达投靠廉驰,不会再回去百鸟帮给张北晨报讯。

    廉驰让白松去处理好谭仲达和麻芙蓉两人,他则阴沉着脸去寻唐青荷晦气,因为单燕的事情,廉驰心中憋着一股无明业火需要发泄,正可以用唐青荷这骚浪贱货做出气筒。

    阴暗的地窖里,唐青荷瑟瑟发抖的缩在墙角,全身依旧是一丝不挂。

    廉驰毫不客气的抓着唐青荷头发将她丢在了床上,说道“骚婊子,终于是让我捉住了你,今晚你能将本少爷伺候舒服了,说不定我还能饶过你,你若是敢反抗,我就将你送出去给这谭家庄上下几十个男人一起玩弄。”

    唐青荷或许是在八卦门时候给杨东新父子欺凌奸淫得习惯了,见廉驰冷酷的眼神里毫无一丝怜惜,怎么还敢不从,乖乖顺顺让廉驰为所欲为。

    室内两人精赤条条,廉驰躺在床上,唐青荷跪在廉驰身侧,张开朱唇,握着廉驰怒涨的肉棒,纳入口中吸吮着.廉驰见唐青荷正自卖力地吸吮,脸上露出满意的邪笑,伸掌抚摸着唐青荷高高翘起的屁股,问道“骚货,你舔男人阳具的功夫挺不错的,是孟皓空那杂碎教你的,还是你现在的公公和老公一起调教出来的?”

    唐青荷嘤咛一声,吐出了廉驰的阳具想要说话,可是口中被玉石口枷撑开,呜呜伊伊几声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廉驰不耐烦的在唐青荷粉臀上用力打了一巴掌,催促道“快给本公子好好舔,别啰啰嗦嗦的卖骚。”

    唐青荷连忙又低头把肉棒含入口中,用舌头挑动着。廉驰抓住她头发的手开始操纵,让她的头前后移动,红通的肉棒就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

    过得一会见唐青荷掌握了其中要领,廉驰便让她的头自己上下活动,伸出左手,在唐青荷颤动的乳房上用力揉揉捏捏,而右手在她柔嫩白晰的裸背和粉臀上抚摸着。

    唐青荷卖力地吞吐着,全身随着前后颤动,鼻中不时吐出热气,双颊一片酡红。

    廉驰拿起了枕边准备好的假阳具,反手一握,往唐青荷那湿淋淋的骚穴插了下去。唐青荷全身一颤,淫荡的摇摆着屁股,加快了嘴巴的动作,廉驰操作着假阳具,在她的阴穴中肆意抽插。

    唐青荷欲火高涨,樱口和骚穴都被玩弄着,口中不时发出撩人的呻吟,正快到了高潮的紧要关头,唐青荷忽觉下体一阵剧痛,顿时哀嚎一声,吐出了廉驰的阳具,回头去看,用手颤抖着去摸向屁股正中裂痛之处。

    原来廉驰将手中的假阳具往唐青荷的后庭中插入,那假阳具上满是唐青荷自己的淫液,插入时候已经有了润滑,廉驰毫不留情的用力一插到底,唐青荷的菊穴还未曾给人插入过,登时菊门崩裂疼痛难当。

    廉驰见状笑道,“你这骚浪贱货,后庭居然还没给男人玩过,等明日本公子洗干净了你的后庭,再来让你尝一尝后庭花的滋味”说着野蛮的将唐青荷推倒在床上,合身压了上去,将挺立的阳具插入了唐青荷的骚穴中。

    唐青荷仰面躺着,后庭的假阳具就顶在床板上,随着廉驰的上下挺动,生硬的在唐青荷的菊穴里搅动,疼的唐青荷涕泪交流,可是口中含着口枷求饶不得,只能强忍着廉驰的奸淫,前边骚穴里快感如潮,可是后庭的裂痛却好似要将她的下体撕开一般,极乐与剧痛的感觉同时从下体传来,让唐青荷几乎发疯。

    廉驰欣赏着唐青荷痛苦的表情,胸中满是报复的快感,总算是将被单燕背叛的郁结稍稍发泄了一下,完事后穿好衣衫离去,看也不看瘫软在床上呻吟的唐青荷一眼。

    次日,廉驰与白松再来到关押唐青荷的地窖,要从唐青荷口中审问出唐门的底细,好在于唐门联盟的谈判中做到知己知彼。

    唐青荷听廉驰开始询问唐门机密,立刻起了警惕,说道“廉驰,你敢袭击八卦门,还来打唐门的主意,唐门必定放不过你”廉驰不屑笑道“唐门算是个什么东西,前几天唐门总堂被人干得人仰马翻,也是我属下做的,你们唐门最后又能如何了?”

    唐青荷听了心中惊恐异常,唐门总堂被袭的那一夜,她也身在其中,知道那一伙人武功全都不俗,若真不是魔门,而是廉驰派出的属下,那廉驰可真是拥有着极为雄厚的实力了。唐青荷看廉驰神色不似在胡吹大气,而且廉驰带领人手袭击八卦门时候,也同样是打着魔门的旗号行事。再看廉驰身后阴影里的白松,仔细一想,在唐门总堂被袭击的时候,这中年文士也确实在场参与其中,看来唐门接连遭受的祸患,全是廉驰在背后所为。唐青荷心想廉驰自然不会如此无缘无故的敌视唐门,这冤仇肯定是自己惹下的,连累了家中遭此大难,自己又落在了廉驰手中给他冷酷虐待,一时间唐青荷心中恐惧悔恨愧疚诸般滋味混杂在一起,让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抱头低声啜泣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