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用身体挽救寻死的弟弟 > 【用身体挽救寻死的弟弟】

【用身体挽救寻死的弟弟】

用身体挽救寻死的弟弟 | 作者:空想| 更新时间:2019-07-14 19:0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作者:空想2019/7/11字数:9567引言:周文,如大多数小说那样,被雷劈中后就莫名其妙的拥有了篡改世界的能力,这还是在一次意淫时发现的。

    拥有这样强大的异能而不去善用它的话,那简直就是一种浪费,于是周文走上了肆意妄为的巅峰生活。

    这样的日子,又怎么能缺少众多乐子,比起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他更喜欢和擅长的是玩弄他人的记忆,践踏他人的感情。

    带着这样的心态,周文最先是以淫鉴师的身份行走于世间,专门替妹子做一些羞羞的身体鉴定工作,后来还在幼稚园当了老师,也做过医生。

    玩腻之后,周文又开始以新的身份融入了这个与他格格不入的世界,而某些长的很好看的女性却浑然不知,她们的生活即将遭遇转变。

    ……话说这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横跨在谭江的铁桥上出现了这样的一幕,只见一名小青年想要跳江,却被一名长的优雅脱俗、气质迷人的漂亮女子试图拦住。

    那小青年,正是心怀鬼胎,在外猎艳撒网的周文。

    而那漂亮女子比周文大个几岁,刚结婚,名叫杨瑶,被周文悄悄的做了些手脚。

    这会,杨瑶望着预要跳江的“弟弟”,整个人都慌了神。

    虽然她迷糊的忘记父母是什么时候生的弟弟,脑中也没有多少关于“弟弟”

    的记忆,仿佛是这个弟弟是突然多出来的一样,但在看到弟弟的那一刻,杨瑶内心莫名的担心不已,深怕下一秒看到弟弟跳下去而导致自己追悔莫及,自己可是答应过父母要照顾好弟弟的,今天幸亏发现的及时。

    一边拉住弟弟,杨瑶一边红着眼睛大声劝阻:“小文,你不要做傻事啊,你跳了姐姐怎么办!”

    “可是我好难受,她居然跟我分手,我不活了。”周文装作要跳江的样子哭喊。

    “不要,姐姐求你了,不就是和女朋友分手了吗,你要是不跳,姐姐就跟你谈恋爱好不好?”

    杨瑶脸上布满焦急之色,她心想心病还需心药医,为了能让弟弟回心转意,和弟弟谈恋爱也不是不可以。

    听到这句话,周文接着倔强的说道,“姐姐……不要在骗我了……谈恋爱是要做爱生孩子的……你怎么可能跟我做爱帮我生孩子……你还有姐夫……我……我活着或许也是个……累赘……我还是走好了……”

    “小文……乖,不准说胡话,姐姐这就跟你做爱,帮你生个孩子,你可千万不要寻死,别人不疼你,还有姐姐疼你呢。”

    杨瑶先是犹豫了下,再想想弟弟的遭遇,最后目光变得坚定起来,一脸疼爱的说道。

    “真的?”周文显得有些不信。

    “当然是真的。”

    为了证明,杨瑶当众撩起裙摆脱下粉色内裤递到弟弟手里,而后还帮弟弟解开了裤带,扒下了裤子,露出里面从蛰伏状态转变为勃起状态的肉棒。

    原来弟弟的生殖器这么大吗,见到如此粗壮之物,杨瑶有些惊讶,但一想到这是为了让弟弟回心转意,也就不害怕了。

    周围的路人看到这一幕并没感到任何奇怪,反而是对杨瑶的献身行为很感动,纷纷拍下来传到网上。

    见热心的大伙都在看热闹,杨瑶有些害羞的轻轻掰开了自己的阴唇,在弟弟的期待中,扶着肉棒找好角度后,带着事不宜迟的心态猛地朝弟弟的大腿上坐了下去。

    周文也是早早的坐在地上,在杨瑶献身的那一刻,抱着杨瑶的娇躯用力向上一顶,两人瞬间合二为一,一股紧致的压迫随之透过结合处传来,差点让周文没忍住,他内心欢喜:果然是没做过几次爱的人妻啊,跟刚拆封的差不多。

    那种鼓胀摩擦感,在性欲的挑拨下逐渐放大,使得杨瑶身体发烫,脸色变得红润无比,下身也火辣辣的,肉腔内每一处都被充分刺激的舒服的要命,身体只有一点点的不适。

    “姐姐,你的肉穴夹的我好舒服!比我那个女朋友爽多了,姐姐我爱你,和姐姐谈恋爱的感觉真好。”周文将脸埋在杨瑶胸口呼吸着她的体香。

    “哈……只要弟弟你……不寻死……姐姐就一直……一直让你舒服……”

    察觉到弟弟的内心有些松动,正用另一张嘴含着肉棒的杨瑶更加欣喜了,她旋即蛮干似的快速吞吐起肉棒,丝毫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之处,并且弟弟越是说舒服,她就越是努力起伏,这样弟弟就顾上不别的了,久而久之肯定能断了寻死的念头,带着这样的小心思,杨瑶逐渐放浪起来。

    虽然她的技巧不怎么好,但其阴道异常的紧窄湿滑,跟很少被开发过一样,每动一下就要牵扯到肉棒上的外皮,仿佛在不停的给棒身做按摩。

    两人忘我的交缠下,路面很快被淫水浸湿了一大片,一些男性更是下身鼓起了小帐篷。

    “姐姐,你的排卵期是什么时候?”周文当着众人的面问道。

    “刚好就……嗯……就这几天……小文……哈啊……姐姐答应过帮……你……啊……生孩子……快……呃……快插……快插进姐姐的子宫……唔……”

    这个时候,杨瑶还沉浸在快感的侵蚀当中,身体逐渐没有了力气,所以就吩咐着弟弟一定要插到最里面去,只有这样才能实现自己对弟弟的承诺。

    听完姐姐的催促,周文下一秒淫欲高涨、身体暴起,在将杨瑶按在地上后,他没有丝毫怜惜的从助攻方转变为主攻方,扛起杨瑶的两条腿就开始猛烈撞击起来。

    一下、十下、二十下……抽插了周文自己都不知道多少下后,某一刻周文突然用力一挺,察觉到弟弟即将射精的杨瑶急忙用两条修长的大腿夹紧了弟弟的后腰,欣慰似的挽住了他的脖子。

    而周文也是十分配合的在最后一下用龟头强行突破宫颈口,刺入了杨瑶柔软的子宫当中,两人的性器就仿佛是天生一对似得结合在一起,没有留一点缝隙。

    很快,当快感攀登到巅峰的刹那,两人身体同时一阵颤抖,身下的杨瑶被刺激的达到了高潮。

    在一股阴精的浇灌下,周文头皮一麻,顶着压力又勉强抽插几次后,终是缴械投降似的将生命种子如数射进了杨瑶的子宫中。

    “小文……忘记你女朋友……跟姐姐谈恋爱……姐姐帮你生孩子……好吗……”

    杨瑶尽管有些失神,但还是不放心的看着正含住自己乳房的弟弟,劝导道。

    “嗯,只要姐姐跟我做爱,我的心就不那么痛了……”

    听到这句话,杨瑶如释重负的摸了摸弟弟的头,怜爱的将弟弟搂进自己怀里,并用双乳擦拭其脸上的泪痕。

    这时,周围的群众为姐弟俩如此感人的一幕鼓起掌来,估计明天今日头条就会出现一则有关某女性献身救弟的新闻吧。

    之后在众人祝福的目光下,周文一把吻住了杨瑶的红唇,肆意的品尝着女子香津的甘甜,两条舌头也纠缠在了一起。

    良久唇分,两人依旧紧密贴合。

    “姐,如果你怀上了,那生出来的孩子是算姐夫的还是我的啊?”

    周文抚摸着杨瑶的小腹,能明显感觉到上面有个凸起,随着他的动作,杨瑶的阴道条件反射似的缩了缩。

    “名义上……肯定是你姐夫的……实际上是你的……你还没工作……先让你姐夫……帮你养。”

    “唔……姐姐你对我真好。”

    如此淫乱违和的话语,令周文有点儿小激动。

    他咬住杨瑶的粉红奶头,撒娇似的埋在对方怀里,心想很快就会有乳汁喝了。

    。

    “知道姐姐对你好啦……小蠢货……想要姐姐怀孕……一次很难哦……”

    即使是排卵期,杨瑶也不敢肯定弟弟能不能中奖,所以就提醒了下弟弟,想让他多射一点进来,这种无知又认真的表情,更是让周文看了兽性大发。

    “姐姐,生一个多孤单啊,你能不能帮我多生几个。”

    早已经恢复巅峰状态的周文又再次活动肉棒,一进一出顶的杨瑶呼吸急促起来,而且这次是上下齐头并进,一开始就很激烈不给停歇的机会,所以肉棒次次顺利捅穿那柔软无比的花心,带给了杨瑶更强烈的快感。

    “啊啊……你……想要几个……姐姐都……嗯啊……都给你生……慢点……啊……”

    听到杨瑶的话,周文很是“感动”,转手又化作人形打桩机一般搂住杨瑶的身体,继续开垦这块良田。

    “姐姐,我想发个说说,你配合一下。”

    “好……”

    周文一边挺动着腰部,一边拿出手机打开空间的发表录像功能。

    点击按钮后,他将镜头对准正在运动的自己和杨瑶,说道:“谢谢各位的关心,现在我已经有新的女朋友了,她就是我的姐姐杨瑶,愿意和我谈恋爱做爱生孩子,我现在又体会到了什么叫幸福,所以我不会再寻死了,姐姐你也说两句。”

    “你们好……啊我是……小文的姐姐……啊……并且从现在开始……嗯啊……就是她的……啊……女朋友……唔……啊……我会……一直陪小文……做爱……生孩子……嗯啊……啊……请多多关照……”杨瑶还用手指比了个Y字形。

    “好了,姐你真棒!”

    “恩……啊!……小文……姐姐……要飞了……好舒服……啊啊……”

    望着眼中满是情欲,脸上潮红无比的杨瑶,周文内心洋溢着邪恶的成就感,明明是刚结婚的人妻,此时却用肉穴含着除老公以外的肉棒,甚至接下来还会怀上不是自己老公的孩子,这反差该是多令人愉悦。

    “小文……你真厉害……快……快射进来……”潮起潮落中,杨瑶还不忘夸赞弟弟一句,她没有人伦的概念,只是一味的将自己的关爱全都融入到性爱之中,好让弟弟迷途知返。

    “那是当然,姐姐的骚穴也不赖,嘶……射了!”

    稍微一不注意,周文就擦枪走火,精关随之一松,无数子孙尽数喷在了子宫内壁上,引得杨瑶又是一阵高潮迭起,这次她已经迷上这种快感,眼中好似有爱心一般,沉醉的发出了忘我的呻吟声,她不得不承认跟弟弟谈恋爱意外的很舒服。

    杨瑶原本是为了迁就弟弟不让他寻死的,现在倒是变成一万个愿意了,感受到体内的那根异物又蠢蠢欲动起来,她说道:“小文,咱们出来有些时候了,我怕你姐夫担心,先回去吧,好吗?”

    “好,姐我抱着你回家。”周文也想见一下那位绿帽姐夫,就答应了。

    发现自己身体毫无力气,杨瑶也就任由弟弟抱着自己了,心想这臭小子还有点良心,只是这抱姿好羞耻的样子。

    看着自己外面穿着连衣裙,里面是真空的,刚好盖住了连在一起的性器,就这样被弟弟面对面搂抱在怀里的样子,她感觉自己好像是撒娇的孩子一样,因为怕掉下去,双手还情不自禁的挂在弟弟的脖子上,虽然走路时一抖一抖的,但因为大腿被弟弟托住,不用担心摔下去,倒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

    杨瑶依靠在弟弟怀里,觉得很舒服很踏实,可接下来却有些受不了了,这个不老实的弟弟为了找刺激,回家路上故意走不平稳的路和台阶,弄的她一路被顶的起起伏伏,像是坐过山车般时刻不停歇。

    这样连续下来,肉穴即使再怎么很少被插过而导致里面很紧致,也被迫随着周文悠哉的步伐,乖乖臣服在肉棒的淫威之下,同时那片肉瓣和阴道上的褶皱,也已经从拼命抵抗转变得十分顺从了。

    杨瑶整个人就像是为周文量身定做的贴身肉器一样,一旦开动起来啪啪声持续不断,混着精液的淫水泄了一地。

    终于,爽快地走过一段垂直向下的台阶,直到最后两层台阶时,周文使坏似的吻住杨瑶的樱桃小嘴,在她无辜而又有些分神的目光中,弓起双腿一股脑儿往最下面的平地上蹦了下去,顿时怀中的娇美人妻瞪大了眼珠子,从腾起到降落只是一瞬间,本来就没有多少余力的身体又因为被肉棒一穿到底而颤抖起来,被堵住的嘴也只能发出呜呜声。

    此时口渴的周文正好可以喝杨瑶的香津,在杨瑶小腹处,还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根棍状物的撑起。

    受她阴道内壁强烈收缩挤压的刺激,周文也不打算忍了,直接舒畅的射在了精液容器之中,经过他的开垦和灌溉,这里马上将会孕育出新的生命。

    而就在两人坐在路边椅子上享受这美好的性福时光,边谈恋爱边做爱时,被周文中出的子宫的原配刚好赶过来。

    杨瑶的老公叫王杰,两个人结婚不到一年,正是热恋时期,上午王杰突然收到老婆的一条短信,于是就忙完公务后开车过来接老婆,不曾想恰好撞见老婆被陌生男子抱在怀里的一幕,气愤的他来到两人面前。

    杨瑶看着老公越来越近,高兴的喊到:“老公,你怎么现在才来。”

    “你还有脸叫我老公?!”咆哮一声,王杰愤怒的五官仿佛扭曲在一起。

    “怎么了老公?你的样子好吓人。”

    “没想到啊没想到,杨瑶你居然是这样的人,说,他是谁。”王杰颤抖的指着紧贴在老婆身上的周文说道。

    杨瑶见老公质疑,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不解的回答道:“老公,这是我弟弟啊。”周文嘴角露出了一抹有趣的表情。

    “弟弟?你什么时候有弟弟了,就算是你弟弟,你们俩现在这幅样子是想干嘛?”

    听到这,杨瑶顿时知道自己老公误会了,于是急忙解释:“老公……我这是在陪弟弟……谈恋爱呢……不信你看。”

    说着,她大胆的掀开了裙子,趴在周文身上将被裙底遮盖住的惊人场面展现出来,只见有些红肿的肉唇死死的咬住肉袋不放,整个肉棒因此都陷在阴道里,如同沼泽地带一样。

    “你……你你……”

    王杰不敢相信亲眼所见,就在他气急败坏欲发火动手时,一旁看戏的周文却突然抱着杨瑶的大腿和屁股顺势顶着肉穴站了起来。

    看到周文那幽深的瞳孔,王杰刹那间失神,大脑变得一片空白,随即像读档一样很快又恢复清醒,周围倒是没有人在意这奇怪的三人。

    “姐,姐夫他这是咋了?没事吧?”

    无视情绪安定下来的王杰,周文一边当着他的面党而皇之的享用其老婆的身体,一边装作有些担心地问道。

    周文问的,也正是杨瑶疑惑之处,迷糊的她有些摸不着头脑,心想和弟弟谈恋爱本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老公怎么会以为自己是在偷男人呢。

    “没事……你姐夫……啊……可能糊涂了……嗯啊……小文……你顶的姐姐……好舒服……姐姐都……啊……都不想下去了……哼……”杨瑶咬着嘴唇口齿不清的说道。

    “我也挺喜欢这样和姐姐亲热的,姐夫应该不会介意吧。”

    。

    周文淫邪的笑了笑,见杨瑶阵阵呻吟,便一把将她的屁股向上抬起一定高度,然后腰肢猛然来了一个直挺满贯,瞬间阴道和子宫口都被这一下强干刺激的疯狂收缩夹紧,如同平静的水面开始沸腾波动一般,杨瑶抑制不住的全身再次紧绷起来,双脚直直的并拢夹在周文身后,脖子也压在周文肩上,没有多余伸展空间的她,一同高潮了。

    “老婆,你这是在和你弟弟谈恋爱?”这时,王杰终于发现自己想歪了,于是盯着合为一体的两人问道。

    察觉到小腹忽然间一热,大量的精子被一股股注射到自己子宫里面,适应能力较好的杨瑶深感欣慰的承接了下来,她宠爱地摸了摸弟弟的后脑勺,在不自然的颤抖中,对着王杰说道:“嗯……老公……小文失恋……啊……想不开……我这是在……帮他……开导……”

    “我明白了,老婆没事,现在你要尽到责任,放宽心的陪你弟弟做爱生孩子,决不能再让他想不开了。”

    王杰松了口气,一开始他还以为老婆在偷男人呢,原来是这样,他有些懊恼自己怎么就想偏了,望着“连体婴儿”一样的老婆和小弟,两人模样虽然有些怪异,但他十分相信自己的老婆是绝对不可能偷男人的。

    所以为了让小弟排解抑郁,把老婆的身体借给小弟也不是不可以,特殊的情况用特殊的办法嘛,王杰心想。

    “我有些困了……小文老公……我们先回家吧。”杨瑶突然打了个哈欠建议道。

    “好。”

    “我来开门。”

    虽然刚射完精,但是被特殊能力加持过的肉棒依然没有软下来,杨瑶都有些惊讶于其性功能的旺盛表现了,要不是这肉棒的出力,她或许早就摔了下去。

    等姐夫勤快的打开车门,周文就抱着杨瑶坐到了里面,继续玩弄怀中新得到的人肉玩具。

    一路上两人闲聊起来:“小弟你力气真大,居然能抱着你姐姐做爱,我是不行了,之前我还以为你姐背着我在偷男人,误解你们真不好意思啊。”

    “没事没事,我真的很感动姐姐和姐夫你们对我的关心,现在我反省了,为了感谢我正呵护着姐姐的子宫呢。”

    周文一脸开心的笑了笑,然后为了证明自己正在强奸姐姐的子宫,他狠狠的顶了一下那块软肉,令杨瑶娇喘一声:“啊……老公……小文的肉棒……好大……”

    “本钱大才好生孩子嘛,你的子宫我都没插进去过……便宜小弟了。”

    坐车途中,王杰全权将老婆放心交给了小弟照顾,虽然下面有点涨,但以后就只能自己打飞机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老婆承担起了跟小弟谈恋爱生孩子的任务,王杰自我安慰的安心开车。

    半个小时之后,当车开到了家门口时,两人坐的坐垫上都湿了一大片,这也是周文努力造人的证明。

    而车子刚刚停下,周文的嘴巴便停止了吮吸,抱着杨瑶弓起腰用力向上一顶,憋了许久的精欲终于得到放松,朝嗷嗷待哺的子宫里面射了出来,杨瑶的肚子因此又撑起一点。

    “老婆,我们到家了。”

    “嗯……啊……到……到家了……哈啊……又泄了……让弟弟……啊……看笑话了……”

    被王杰一提醒,杨瑶这才回过神来,声音断断续续的看着门外说道。

    “不怕,姐姐高潮的时候很美丽啊,我们出去吧。”

    周文搂着杨瑶,一边射精一边走了下去,经过他的开垦,现在的杨瑶已经跟一个荡妇一样,外表淫荡不堪,肚子还随着射精的过程一鼓一鼓的,让人看了特别有肏欲。

    “哦!”到家了,虽然有些不舍得,但杨瑶怕继续麻烦弟弟,所以就在弟弟的搀扶下,陆续松开一双光滑秀丽的玉腿,久违的落脚站在地上,而这时弟弟的肉棒也从子宫当中慢慢退了出来,但因为动作很轻,子宫口依旧卡着龟头在。

    终于当杨瑶使上了全身的力气,身体站直之后,龟头才摆脱子宫口的束缚,退回到了阴道口的位置,只留了很小一截还埋在里面。

    但因为后力不足和抱的太久了的缘故,还没站稳的杨瑶一不小心就前仰倒在了周文怀里,与此同时肉棒又重新回归到了蜜穴之中,可以清楚的感受子宫口的愉悦和欢唱。

    这下被周文扶住的杨瑶倒是变得尴尬起来,怕弟弟以为自己是故意含住他的肉棒不放,杨瑶连忙开口:“小文……姐姐真没力气……先让我歇下……”

    “姐,既然没力气就别逞强,还是让我抱着你吧。”

    说完,杨瑶就发现自己又被一脸笑容的弟弟一把抱了起来,恢复成了那副羞耻的样子。

    “小文你对姐姐真好……姐姐……愿意跟你生孩子……”杨瑶欣喜的用双手环住弟弟的脖子,亲了一下弟弟的嘴巴,她觉得现在的弟弟终于懂事了。

    另一边,双手覆盖上杨瑶的酥胸,周文邪笑着撒娇道:“我还想喝母乳。”

    “好好……都是你的……”

    帮小弟生个孩子,分泌的母乳给小弟喝,杨瑶觉得这是两件小事,就宠溺的答应了。

    爽快中,连体姐弟向屋内走去,姐夫王杰候在一旁。

    因为身上有些黏,周文先是陪杨瑶洗了个正常的鸳鸯浴,再用杨瑶的嘴巴和玉足爽了几下。

    。

    等王杰做好饭菜打开卧室的门,预料之中的,又是撞见周文和老婆两人在床上上演着一场盘肠大战。

    他进来时,杨瑶刚好达到了高潮的顶点,正闭着眼睛流着眼泪和口水被周文按在床上,为怀孕而努力。

    他知晓因为这两天是老婆的排卵日,所以两人才会如此急迫,只是提醒两人出来吃饭后他就关上了房门,走到卫生间用老婆的内衣打起飞机来。

    这一天,两个人性福的窝在被窝里做着羞羞的事情,像热恋中的情侣一样,吃饭也交给了王杰无可奈何的用勺子喂。

    等到了晚上,被周文剥光的杨瑶肚子鼓鼓的,累了一天后她已经带着满足之色沉睡过去。

    不得不说,经过周文滋润这么多次的小人妻越发迷人了,尤其是那个地方红肿不堪,不知道吞下了多少发精液,俨然成为了一个合格的吸精利器和储精肉壶。

    夜晚,在睡着后的杨瑶体内射出最后一发之后,周文也舒服顺畅的搂着杨瑶睡了过去。

    而周文的精子,正在不停的向杨瑶刚排出的卵子里面钻,上演另一场战争。

    第二天早上,周文先醒来,见杨瑶还没醒,便坏笑着将漏出来的肉棒重新插进她的骚穴里面,同时温柔的抱起她的身子用力往上提了提,直到肉棒顶住她的小穴后向外走去。

    今天太阳正好,可以见一下早晨的阳光,顺便早起运动一下。

    理所当然,之后便是一副令王杰艳羡不已的画面,有周文在,他都没法和老婆亲密了。

    但痛快潇洒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连三天周文都是在杨瑶的身上度过的,三人已经习以为常。

    只见此时,王杰拿着一个相机,看着一身全裸,奶子被小弟越揉越大的杨瑶,内心多少有些醋意,但下一刻,他还是向小弟和老婆比了个手势,随着他喊“三、二、一”,相机前的周文猛然将杨瑶向上抛起,而后经过重力自然下垂,杨瑶落下之时子宫狠狠的套在了龟头上,在镜头中,兴奋的她瞬间高潮的喷出一股淫液,头脑依然被这体验过多次的大满贯刺激的晕乎乎的。

    “咔嚓”代表着受孕过程的合照被王杰挂在墙上,以后每隔一个月,都要做一次记录。

    记录人:王杰受孕人:杨瑶授精人:周文-X年X月X日……时间一晃,当顺顺利利受孕成功,又辛辛苦苦怀胎九月的杨瑶诞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后,王杰如释重负的抱着小弟的孩子,翻看起了老婆写的日记。

    日记:2018年6月5日,阴今天听到弟弟要跳江可把我吓死了,为了挽留弟弟的心灵,我决定陪他谈恋爱,后果无非就是生下弟弟的孩子,这点我和老公还是养得起的。

    话说弟弟的肉棒真的好大,把我的下面撑的好涨,以后一定能生个健健康康的乖宝宝。

    ……2018年6月6日,晴通过和弟弟持续做爱,我能感受到弟弟的内心正一步步的回转,这是个好兆头,只有把压力全部发泄在我的体内,他才能冷静下来想开点,等明年给他生个孩子,他就又有了个牵挂,这个办法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每次回忆起来都后怕不已,希望老天保佑我快点怀上弟弟的种。

    ……2018年6月14日,多云好消息,今天早上呕吐了,看来弟弟的心血没白费,弟弟得知这个消息很高兴的抱着我转圈圈,果然还是天真的像个孩子似的,哪有半点当爸爸的样子,看来以后必须好好教导一下他。

    ……2018年7月12日,晴自从上次合影之后,弟弟每隔几天就会过来待一段时间,看看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被他抱久了倒是怪想他的。

    怀胎的头一个月里,他每次一见我,总是会不老实的抱着我说不让做这做那,对于弟弟的关心,我好感动,但也知道弟弟是想把肉棒插到我阴道里面,他想插就让他插吧,平时肉棒不在的时候子宫也挺空虚的。

    ……2018年8月25日,大雨一场雨打断了我去公园玩的计划,我和老公还有小弟就在室内斗起了地主,怕小弟的肉棒着凉,我专门用我穿着肉袜的脚帮他捂着,小弟感叹说我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呢,我害怕他嫌我这样丑,就翘起屁股试探了一下,哪晓得他直接忍不住把我按在了他怀里,用肉棒在我的肚子里面捣乱起来。

    最后斗地主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斗恶棍,老公,我不是故意的,就让小弟多赢几次吧。

    ……2018年9月15日,多云白天已经不是那么热了,当然和弟弟做爱的时间除外,这个月,肚子变得明显大了一圈,弟弟也不敢再用那种粗暴的姿势肏我,现在他的动作已经越来越温和了,像极了一个父亲。他说,多做爱还会对宝宝有好处,这个我倒是头一次听说,反正我都已经爱上和习惯了和他做爱时的感觉。

    被小弟养刁的我,怕是已经看不上老公那小的可怜的鸡鸡了。

    ……2018年10月28日,晴为了让小宝宝能顺利出生,今天还特意去医院检查了一次,医生说胎儿发育得很好。不过到交钱得时候,我和小弟都忘记带钱了,幸亏小弟肉棒里存储了精液,不然就尴尬了,回家得路上,我们还顺带买了很多很多婴儿用品,店员都夸我和小弟真像是一对夫妻呢。

    ……2018年11月23日,小雨小弟最近不怎么开心,原因是我肚子大的不能再跟他做爱了,但我听说女人后面的那个洞也可以用来含肉棒,就让老公从网上买来注射器清理了一下菊花。

    下午小弟过来时,我让小弟坐在沙发然后给了他一个惊喜,他感觉到自己的肉棒被我的菊花吞进去后,顿时舒服的开心起来,恢复了之前的活泼样子。

    终于不需要用脚了,虽然用菊花有点难受,但适应过后就好多了。

    ……2018年X月X日,晴我为小弟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孩,感觉好幸福!

    小弟终于当爸爸了,再也不用担心他想不开了,他说还想趁年轻再生两个孩子,我答应了他,原谅我已经彻底离不开他的大肉棒了。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选择,我依然会选择和小弟谈恋爱。

    老公,小弟,我爱你们!

    ……合上日记本,王杰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又说不出来具体,直到看到小宝宝的眼睛之后,他才想到,这孩子的名字该咋取啊。

    可怜两个人去玩去后孩子就这样丢给了王杰。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