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江湖路上颜如玉 > 江湖路上颜如玉(49)

江湖路上颜如玉(49)

江湖路上颜如玉 | 作者:金坚| 更新时间:2019-07-14 19:0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江湖路上颜如玉(四十九)2019-7-11回香港的机上我心情很轻鬆。

    这一次成功拿到了代理权,还得到媚姐做我的女人,她在九龙塘的势力和她在夜场的经验,对我都会很有帮助。

    自然,媚姐对我的真心有多少,我还是存疑的。

    在经过了琳姐那一次的事后,我对新加盟的所谓对我倾心的人总是会小心提防。

    虽然进哥的死让我有点伤感,但同时地也为我解除了最大的威胁,我知道回到香港后我可以翻身了。

    但这种轻鬆的心情在回到香港后便变成沉重了,原因是小玉和婉儿失踪了。

    我自从下了机后,便开始给她们打电话,但打了两人的电话数十次都没有接,到了婉儿的家里也看不到人,我知道她们一定出事了。

    我立时叫阿武与其他手下一起去找,但直到第二天早上还是找不到人。

    到了下午,还是没有小玉和婉儿的消息,我已准备报警让警方帮忙了。

    这时却突然接到倪生的电话,倪生对我道:“阿坚,你过来一下,我有事跟你谈。”

    我心头一凛,倪生找我的时间太巧合,可能与小玉她们的失踪有关,我决定暂时不报警,看看他有什么话说。

    到了倪生所住的别墅,开门给我的是小瑄,她还是那么漂亮,看到我时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坚哥来了,倪生在书房里等你,你和倪生谈好了后,我们说一会话,好吗?”

    我含煳的应了小瑄一句,跟着小瑄到了倪生的书房,倪生坐在一张书桌后面,对小瑄道:“小瑄,妳出去吧。”

    小瑄不情愿的扁了扁嘴,回过头来却对我一笑,这才离开了书房。

    倪生让我坐下,对我微微一笑,说道:“阿坚,你比我想像的还要本事,短短两年,便从一个四九成为洪英的堂主,现在还能够把阿进也『搞正』了,的确利害。

    不过你是阿进带你出身的,现在你杀了他,还收了阿媚做你的女人。

    杀自己大佬,勾义嫂,这些事要是在江湖上传了出去,你的名声不大好吧?”

    我没有答话,我在想,进哥死的这些事发生在泰国,我回来香港还不到两天,倪生已知道得这么清楚,难道他在我身边也安插了卧底?看我没有答话,倪生继续道:“不过江湖是个只认钱的地方,你就算做了什么让人不齿的事,只要你赚得到钱,别人也一样会对你臣服。”

    “你竟然够胆单身到泰国争那个代理权,还真的争到了手,你以后自然财源滚滚。以前你做了什么,江湖中人也不会再在乎了。”

    我还是不说话,等着倪生说下去。

    倪生接道:“你知道吗?其实你跟阿进有很多方面很相像,你们都对女人很有一手,都是极其聪明的人,还有一个特点,你们都有遇事冷静,处变不惊的能力。”

    “只是阿进的冷静,是因为他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他虽然有很多女人,但他从不在乎任何一人。”

    倪生说到这里,有点感慨的叹了口气:“他甚至不在乎自己。”

    他向我望来:“你的沉着,却是因为你遇事深思熟虑。在这方面,你比阿进更成功更出色。”

    “但阿进对所有人和事不在乎,也有不在乎的好处,就是至少他不会那么容易被人威胁。”

    倪生说到这里,我已猜到他今天叫我来的目的,心里暗暗担心。

    果然倪生这时拿起手上一个遥控器,按下了一个按钮,在他身后的一部大萤光屏亮了起来。

    上面是一个视频,可看出是即时传递的。

    视频里是一间狭小的空房,里面有两个美貌少女坐着,她们眉头深皱,正是小玉和婉儿。

    我心头虽然一震,却也有点安慰,看她们衣衫完整,我先放下了一半心,而且已知道了她们的下落,总比茫无头绪好。

    不过倪生既然捉了她们,他开出来的价码也绝不会低。

    倪生叹道:“你的眼光不错啊,这两个少女都是一等一的美人。不过你放心,她们现在没事。唉,人老了,要是我年轻十年,说不定也忍不住。”

    我叹道:“倪生有什么吩咐?”

    倪生澹澹一笑:“你终于沉不住气了。所以我说这方面阿进比你优胜,他绝不会为任何一个人着急的,包括他自己。”

    顿了一顿,说道:“我没有什么吩咐,我只是想多做几年龙头。”

    我立时道:“我明白了。我现在就辞去铜锣湾堂主的职务,我所有的地盘也交还给社团。”

    倪生摇头笑道:“不,你完全不明白。我不是要你退出社团,你现在退出,对我已没有任何好处了。”

    “你走了,阿媚多半也会跟着你走。阿虎早已说了要退出江湖,就算他在,他听你的话还多过听我的。阿飞也很服你,而自从你推了阿飞上位后,连阿权也信任你了。阿吉和三水这两个老头只会顾着自己的利益,又是牆头草,没有大用。整个洪英,已没有多少人会听我这个龙头的了。你现在走了,我只会变成一个无兵司令,有什么用?”

    我道:“那倪生想我怎样?”

    倪生看着我,说道:“我要你接替阿进的位置。”

    “你坐阿进的位,谁人都会服你。高飞,阿虎,阿媚都会听你的。最重要的是,你手上有我很想要的东西。”

    我叹了口气,说道:“代理权。”

    倪生笑道:“不错,你坐了阿进的位,你手上的代理权就是洪英的,这样洪英便可以继续赚钱,我这个龙头才做得有意思。”

    我心头不愿,毕竟我早已想离开洪英自立门户。

    但眼前形势让我没有选择。

    我点头道:“倪生是龙头,又承你当初那么看得起我,倪生怎么说便怎么办吧,我以后都听你的。”

    倪生叹道:“你果然很喜欢那两条女,这也难怪,她们的确十分漂亮。”

    我道:“那倪生可以告诉我,你把她们困在哪里了吧?”

    倪生摇头道:“你现在是答应了我,但我若把那两条女放了,你改变主意,我还怎么奈你何?再说了,现在洪英里更多人听你的不听我的,你坐了阿进的位置后,还是随时可以把我架空。”

    我皱眉道:“那倪生想怎样?你总不能永远困着她们吧?”

    倪生道:“你多为我做一件事,我便放了她们。”

    说着站起身来,说道:“跟我来吧。”

    出了书房门,小瑄却已不在。

    倪生带着我一路走进他的睡房,我看睡房里一张大床,床上对着一部很大的挂牆电视,电视旁有一个很阔,且比人还高的座地镜子。

    倪生在床头又拿了一个遥控按了一下,我见到那个座地镜慢慢往旁移开。

    这种东西我在电影里看过。

    那个座地镜后面通常是一个小房或一条秘密通道,而这个镜也是一块两面的玻璃。

    在外面看是镜子,在里面看却是透明的玻璃,可以监视睡房里的一举一动。

    镜子全面打开,里面只是一个很小的房间,有一个夹万,有一张小桌子,但吸引我注意的却是在小房间的尽头处有一张小椅子,一个人全身手脚被绑着在这张椅上,背对着我。

    我心头一震,本来以为这是小玉或婉儿,但看看不对,这人的背影明显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有点眼熟。

    倪生走到那椅子旁边,把椅子掉转头来,我看清楚那是一个年轻男人,手脚全被绑着,嘴巴也被胶纸封着,但他的脸我却不陌生,他正是阿健。

    倪生对我道:“这人你认识吧?”

    我点点头。

    倪生道:“他是警察的卧底,混进来我们洪英想搜集证据,我知道后便派人把他捉了。”

    倪生跟着从那个小卓里拿出了一把手枪和一把小刀,他握着手枪,却把小刀递给我,跟着走到小房子的另一个角落,按了一个按纽,我看到有一盏红灯在一闪一闪,知道现在有一部录影机或手机在录影。

    。

    倪生道:“你现在刺死这个阿健,小刀给我留下,这一幕我也会录下来。”

    我已明白倪生的意思。

    我要是把阿健用刀刺死了,刀上便会有阿健的血渍和我的指纹,刀当然是留在倪生手上,而倪生还会把我杀人的这一幕录下来,这样倪生便可以永远控制我了。

    我若有什么事不如他意,他自然会把刀和录影都送给警方。

    倪生道:“只要你做了这一件事,我立刻放了那两位美女。”

    我心头一阵为难,我自然要救小玉和婉儿,但我若这样做了,别说我不想杀阿健,就算我逼着杀了他,倪生也永远在我颈上架了一个伽锁,我永远得听命于他了。

    倪生似乎猜到我的心意:“其实你也应该明白,这个阿健是死定的了,你就算杀他也不必内疚。难道你不下手杀他,我就能够让他活在世上?”

    “至于你,你是很有用的人,我绝对不会随意放弃你的。只要你这样做了,我便会对你绝对信任。我会放手把整个洪英交给你打理。你在洪英的地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且我将来总是要退下来的,到时候洪英还是你的。”

    我不断在动脑筋,我若用刀把阿健的捆绑解了,我们两人应该可以制伏倪生,但倪生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手上拿着一支手枪,我的刀再快,也快不过手枪。

    我又想到一事,问道:“倪生,进哥在社团的势力也很大,倪生对他却似乎并不像对我这样忌惮,难道进哥也有把柄握在倪生手上吗?”

    倪生叹道:“阿进他人已不在了,我和他的关係你不用再多研究了。你现在到底想不想救那两条女?”

    我突然想到,倪生现在手上有枪,他若要杀我的话,我早已死了。

    其实他现在极需要我的合作才能控制洪英,而他已没有任何办法对付我了,才只能捉了小玉她们。

    小玉和婉儿现在是他和我讲价的唯一筹码,不到万不得已,他一定不敢对小玉她们乱来。

    我对倪生道:“倪生,这件事太大,我需要一些时间考虑。”

    倪生脸上现出难色,犹豫了一会,这才说道:“我给你二十四小时。我知道你是很本事的,给太多时间你便有机会找到她们了。二十四小时内你要是不答应我的条件,她们的下场会是如何,我不用说你也知道。”

    从倪生的别墅出来后,我心头一直在盘算,我已发散了手下们在找小玉和婉儿,但也不能肯定找到。

    要是我不答应倪生的条件,他是不是真的敢对小玉她们动手?要是这样,倪生便与我结成了死仇,我相信他绝对不想这样做,但我也不敢用小玉和婉儿的性命来做赌注。

    或许我先答应了他,再找机会偷回那录影和小刀?这也是另一个办法。

    就好像当初被贵利荣控制在手上,用来要胁雅雯的那录影,我们后来也拿回来了。

    只是要杀死阿健,却并不是我心中所愿,但就像倪生所说,就算我不亲手杀他,倪生也不可能让阿健活着。

    两害相权取其轻,总是救小玉和婉儿要紧。

    想到这里,我已准备在限期到了时答应倪生。

    只是还有二十多小时,我希望在这段时间内能找到小玉她们,那便什么麻烦事都没有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却收到一个电话,来电显示是倪生,接来一听,却是小瑄的声音,小瑄道:“坚哥,倪生请你再过来一趟。”

    我心想难道倪生改变了主意,还是有什么新想法?但我没法不从,只得又驾车到了倪生的别墅。

    到了别墅,开门的却是小瑄,别墅里的保镖已经全走了。

    我看小瑄穿着一件性感的低胸吊带连衣裙,裙内很明显没有穿乳罩,从她高耸的丰胸看下去,是一条深深的乳沟,胸前两颗樱桃若隐若现。

    短裙下摆极短,只够遮挡着她的一半丰臀,她的雪白大腿完全露在外面,引人遐想。

    小瑄看着我,似笑非笑的道:“坚哥,进来吧。”

    小瑄走在前面,织腰和丰臀故意夸张的扭动,她短裙下的内裤在她的摆动中不时露出,更让男人心跳若狂。

    我心里暗叹一声,我知道小瑄在故意勾引我,而她真的做得很好。

    在我认识的女人当中,连在欢场打滚的琳姐和媚姐也没有小瑄这么会挑动男人的情欲。

    只是我现在心裹只挂念着小玉和婉儿,对小瑄的明显挑逗只好视而不见。

    小瑄却没有领我到倪生的书房或睡房,而是把我带到了厨房,把厨房门关了,然后低声的对我道:“坚哥,我知道你的那两个女人藏在哪儿。”

    我心头一阵大喜,连忙道:“小瑄,妳快告诉我她们在哪里,我会十分感激妳的。”

    小瑄微笑看着我,说道:“我自然会告诉坚哥的,只要坚哥也答应我一件事,我便会告诉你她们被藏在哪儿。”

    我说道:“小瑄,妳要我答应什么事?”

    小瑄向我靠过来,轻轻倚在我身上,柔声对我道:“想来坚哥你也看得出来,我是很喜欢你的。今天是我的生日,我要坚哥陪我一起庆祝,再好好的疼我。”

    我明白小瑄的意思,这绝对不是一个艰难的差事,只是我想到倪生,不禁有点不放心,连忙道:“小瑄妳这么漂亮,我也很喜欢妳,只是倪生现在在上面…”

    。

    小瑄笑道:“你不用担心,我刚才给他吃了三倍的安眠药,他现在睡得很死,今夜绝不会醒来。我也把他的保镳都打发走了。”

    朝我放浪的一笑:“而且这房子每个房间的隔音都很好,现在门关了,我们在里面怎么叫,外面都不会听到的。”

    我心头一定,连忙道:“那最好了。其实小瑄妳这么漂亮,不知有多少男人想为妳庆祝生日,妳看得起我,我真是荣幸。可惜我不知道妳今天生日,要不然我就可以先买好生日礼物了。”

    小瑄摇摇头,看着我道:“你便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拉着我的手打开了雪柜门,拿出了一个蛋糕和一把长刀。

    小瑄把刀给我:“坚哥,你和我一起切蛋糕。”

    小瑄握着我的手,我们一起切了蛋糕。

    小瑄切了两片,一片给我吃了,一片她自己吃了。

    吃完了蛋糕后,小瑄深情的看着我,胸脯急速起伏,显然已十分动情,她微闭着眼睛,喉咙里轻轻喘息:“坚哥,吻我。”

    我连忙吻向她的樱唇,小瑄的红唇柔软湿润,我吻着十分舒服,小瑄激烈的回吻我,把她的小舌伸到我口里,我也把舌头伸进她檀口里舔弄。

    小瑄一面与我激烈的拥吻,一面急速的脱去自己的衣服和裙子,她把外衣脱去后,嘴巴与我分离,深情的望着我,对我道:“坚哥,我身上最后的衣物你为我脱。”

    小瑄身上只剩下一套性感胸罩和内裤,我看着她一身雪白的肌肤,坚挺饱满的胸脯,幼细的纤腰和修长的大腿,不禁情动,连忙伸手到她背后打开了胸罩的釦子,把胸罩脱了,小瑄那雪白弹性的乳房便骄傲的从胸罩里弹了出来。

    小瑄的乳房比我从衣服外面看到的还要饱满,且极其丰腴挺翘,浑圆的乳房上是两颗深红色的樱桃,在雪白的乳房上轻轻颤动,引诱着人去採摘。

    我双手急不及待的握着乳房,从手上传来的柔软细滑,却又弹性无比的手感,让我感觉极为享受。

    我手指在乳头上轻捻,听到小瑄急促的喘息声,感到她乳头在我手指捏弄下变得更硬更挺拔。

    用手玩了她的乳房乳头一会,我把头埋到她深遂的乳沟里,大力深呼吸,呼吸了一会乳香,用口含住一个早已变硬的乳头,再用舌尖挑弄,我双手则移向下,勾着小瑄内裤的边缘,往下一拉,把她的内裤脱到膝盖处,小瑄洁白的双脚互用,把内裤从膝盖处推到脚下脱了。

    我嘴巴左右交替的吸吮她两个乳头,双手在她饱满雪白的丰臀上揉弄,感到小瑄的丰臀极为挺翘,充满了少女的弹性。

    玩了一会,小瑄喘息声更粗重,舒服的呻吟声中带着明显的慾望:“坚哥,给我吧,我很久未得过满足了。”

    我急促脱着自己的衣服,突然想到,小玉和婉儿生死未卜,我却在与另一个美女温存,虽然我这样做也是为了救她们,但这更让我有一种像在出卖自己的感觉。

    其实小瑄是一个极其漂亮,极其诱人的女孩,若是在正常情况下,我一定很乐意与她做爱,但这时在一种像是交易的情况底下,我却反而感到有被强迫的感觉,想到这儿,我有点不可置信的发现,衣服脱去后,我肉棒竟然硬不起来。

    这在我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尤其在一个漂亮的女孩面前,小瑄看到我的表情,低头看到我半软的肉棒,会心的一笑,说道:“是我不够吸引,还是坚哥你比较慢热?不要紧,让我为它打一下气吧。”

    说着跪到地上,玉手轻握着我肉棒,小嘴一张,把我肉棒含了进去。

    我肉棒立时进了一个温暖潮湿的小洞内,感到小瑄用她柔软灵活的舌头在舔我龟头和马眼,让我极为舒服。

    小瑄的口技甚为高超,虽然还不及媚姐,却比我认识的大多数女人都做得好,我想可能是她常常为倪生做的原因吧?想到我今天一定要让小瑄满足,我制止着自己不去想小玉她们,只专注于肉棒上的享受。

    小瑄的头在我胯下一前一后的吞吐,试图把我的肉棒放到她咽喉的最深处,看着她雪白的玉背和玉背下面那挺翘的丰臀,和当中那诱人的臀沟,我肉棒果然慢慢的硬了起来。

    小瑄看到她的『成果』,朝我骄傲的抛了一个媚眼,嘴巴吞吐得更是卖力。

    她又吞吐了一会,我感到肉棒已是坚硬无比,连忙从她嘴巴抽了出来,双手托着她的纤腰,把她顶在厨房的厨柜上,肉棒对准了她的小穴口,屁股一顶插了进去。

    小瑄轻轻『啊』的一声,我却发现她阴道里还不是十分润滑。

    看小瑄表现得这么热情,我感觉她已渴望我很久,本来只道她阴道内早已是一片泥泞,谁知道却还是颇为乾涩。

    幸好小瑄的阴道不算太紧窄,且也有少女应有的弹性,虽然没有多少润滑,我在里面的进出还不是十分艰难。

    我一面抽插,小瑄一面舒服的呻吟:“啊,坚哥,你的好大好坚硬,我已很久没有得到这样的充实了。噢,倪生比你差远了,啊…好舒服,我以后都要坚哥插,啊…”

    随着小瑄放荡的呻吟声,她的阴道开始滋润起来,我肉棒抽插她的小穴,又用嘴巴吸吮她两个饱满坚挺的乳房,这样玩了一会,我也感到越来越兴奋,小瑄的呻吟声也更放荡:“噢,太舒服了,要死了…坚哥你真厉害,我要的就是这样一个真正的男人,发洩在我体内吧,坚哥,我要你在我阴道内发洩,我要成为坚哥的女人,坚哥,给我吧,尽情的在我体内发射…”

    听着小瑄如此淫荡的叫床声,我的兴奋感也是越来越强烈,急速的在她小穴内又抽插了十多下,感到她阴道一阵收缩,我再也忍耐不住,下体一阵舒畅,肉棒一抖一抖,畅快射出滚烫的精液在小瑄阴道内。

    小瑄也舒服的大声喘息,看她样子好像也达到了高潮,她满足的看着我道:“坚哥你真棒,我很久没有得到这样的满足了,我的身体也能让你尽兴吗?”

    我微笑点头,内心却一阵叹息。

    小瑄样貌和身材都是极为出色的美女,若是在正常情况下与她做爱,我一定会感到极端畅快,但这次觉得有点像被胁迫,虽然我也发洩了,却只有一种例行公事的感觉,没有平常与我其他女人做爱时,那种全身每一个毛孔都透着舒服的畅快,只是我自然不会傻到对她说实话,我微笑道:“小瑄妳这么漂亮,不知有多少男人对妳神魂颠倒,我能够得到妳,自然感到无比畅快。”

    小瑄骄傲的一笑,昵声道:“坚哥你真会哄人。”

    我微笑道:“我这是真心话,哪里是哄妳了?”

    跟着道:“妳现在可以告诉我她们被关在哪儿吗?”

    小瑄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神色:“怎么,才与人家好完,便想着那两条女了?

    你是否为了那两条女才跟我好?”

    我道:“小瑄,要是妳被人捉了,我也会这般着急去救妳的。”

    小瑄欣然一笑:“跟你说笑吧了,她们被困在…”

    跟着给我说了一个地址:“快点去救她们吧,看你急的这个样子。”

    那地址是一个不太好找的新界郊区,我心里焦急,生怕我未找到时便已被倪生知道,连忙叫No苏把可以调动的手下都叫出来一起找。

    可是找了五个小时,什么也找不到。

    我给小瑄打电话,小瑄的电话却关了机,我心知出了问题,心想难道倪生发觉了?连忙回去倪生的别墅。

    到了别墅门外,却见到有很多警车在。

    我心知有事发生了。

    我朝别墅走去,一个警察拦着我,问道:“你是什么人?来这儿干什么的?”

    我还没答话,看到小瑄从里面跑出来,指着我向警察们道:“就是他,是他强姦了我和杀了倪生的。”(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