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修车师傅的性福生活 > 修车师傅的性福生活(02)

修车师傅的性福生活(02)

修车师傅的性福生活 | 作者:抑制嗜好| 更新时间:2019-07-14 19:0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章:俏丽小侄女2019-7-11“哟,老陈,最近摊上什么喜事啊?”刚进店,一女的拍了我一下,跟我打招呼。我看清来人,是财务的出纳庄茹,30多岁的年纪,也算是我们4s店里数一数二的大美女了,据说跟老板还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

    我纳闷道:“什么喜事?”“哟哟还装呢?”庄茹用胳膊肘捅了捅我的腰,“以前天天板着个臭脸好像谁都欠你几百块钱似的,你那几个徒弟跟着你都快抑郁了,怎么这几天笑得脸上都开花了,咋的,中大奖了?”庄茹是这4s店第一批老员工了,同事几年来没多大交集,她这么开我玩笑可是破天荒头一遭,这也确实说明以前我很难让人接近。

    “这一早就看到大美女我心情当然好了。”“美女?哪呢?”“我眼前这位不就是么?”“哎哟不得了,变的会说话了!你真是老陈吗?怕不是个假老陈吧?”庄茹咯咯的笑起来,嗯,确实挺让人赏心悦目的。这时候陆陆续续有人来上班,玩笑开罢就各回岗位了。

    下午,我正把一辆修好的车开到喷漆区,这时候电话响起,一看来电人是我侄女陈妍彤,我把车窗升起后才按下接听。

    “喂,彤彤?”“叔,今天有空吗?”我盘算了下今天的工作,又考虑了些别的东西,说:“今天倒是不加班,那你等我去接你吧。”“不用啦,我翘课了!我去找你吧,反正也不远。”“那也行吧。”挂掉电话,我脸色颇有些阴晴不定。

    说起我这侄女,那可真有些说来话长。彤彤是我一个堂兄的女儿,本来平时我跟他们一家也没什么联系,无非逢年过节见上一面罢了。我那堂兄在县城里整日游手好闲,他老婆好多年前就丢下他们父女俩跑广东那边打工从此一去不回了,据说早在外边跟别人搞了个露水夫妻,组了个临时家庭。

    我那堂兄一个大老爷们带着个女儿有很多不方便,加上他本就是个吊儿郎当的人,对这女儿根本就是撒手不管的,这对于一个女孩子的成长来说会造成什么不良后果都不奇怪。

    后来彤彤大了,要到我这个城市读高中,堂兄叫我照拂一二,但话虽这么说其实我跟这侄女还是没什么交集,她平时住校周末回家,确实跟我也扯不上什么关系。

    真正让我们那啥的还是一次巧合。

    姑娘家嘛,终归是爱臭美的。彤彤有个同班同学,穿的用的都是名牌,可彤彤偏偏知道她家里并没有这么好的条件,很好奇那些东西都是怎么来的。后来彤彤从那同学口中得知,只要跟一些男人上床就什么都有了,这就让彤彤纠结了,但是最终在虚荣的驱使下彤彤终于还是迈出那一步。

    她的那位同学跟她介绍,有一个大叔的钱非常好赚,出手又大方,又不用真正做什么,人还挺帅……没错,那人就是我了。

    那个援交女,我算是她的老主顾了,当听到她说她要介绍一个同班同学给我时,我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侄女……下午下班,我熘达的走出4s店,看到彤彤在门口左顾右盼。

    “叔,我想进去看你上班是什么样子,他们不让我进!”一来彤彤就鼓着腮帮子告状,我刮了她鼻子一下笑着说:“车间哪能让你个姑娘随便进,砰着伤着怎么办?”“切,谁稀罕!……嗯?黄老师!你怎么在这里?”这时候彤彤看到一个男人,一路小跑的跑到那男人跟前,就要去牵那男人的手,那男人触电般的缩回手,对彤彤使了个眼色,然后说:“彤……陈妍彤,你怎么在这?你不是请假了吗?”“噢,我来这找我叔有事呢。老师你呢?”“呃,我来这看车的。算了,人家都下班了,改天我再来了,嗯。”我沉吟着看着那姓黄的慌慌张张走掉,这事情不简单。首先,这姓黄的我见过,是庄茹的老公,偶尔会来接庄茹下班,刚才他说什么来看车纯粹是扯犊子,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彤彤也是看着那男人走了好远才意识到我也在场,对着我吐了吐舌头,说:“叔,我想吃牛排!”米诗莱餐厅,彤彤兴致勃勃的翻着菜单,看着上面的新品推荐。我想起第一次跟方依依相亲见面时也是这家餐厅,彤彤很喜欢这家餐厅的酸奶布丁。

    菜点完了,服务生离开后,彤彤合上菜单,笑着说:“叔啊,有段时间没找你玩了,找着女朋友没?”“目前倒是处着一个。”“诶?不是吧?怎么认识的?”“说来也巧,就是在这家餐厅里相亲认识的。”“噢,相亲呀。”彤彤丢来个不屑的眼神,显然跟她少女梦中那种浪漫邂逅不相符,心不在焉的说:“我还想说见你单身这么可怜,本仙女委屈点给你当个女朋友呢。”“就你?小P孩一个我才看不上呢。”这时候彤彤伸过一只脚撩了我的腿一下,也不知道她从哪学的这种笨拙的撩汉方式,说:“哟,她有我漂亮么?”“那还用说。”彤彤丢给我一个白眼,一副天下老娘最美的架势。

    不得不说,彤彤长得还是很漂亮的。今天她穿着一件黑色羊毛衫,灰色小短裙,修长的腿上套着黑丝,明明是个花季少女偏偏想展现自己的成熟,可能这样的打扮在她同龄人眼里很作,不过我倒是挺喜欢的。这时候我想起方依依总是打扮得很幼齿,实在有点搞不懂这些女人,不过……我也不讨厌就是了,相反还有些小刺激。

    “那你们搞过没有?”“大人的事别乱打听,再说一个女孩子家别说这种话。”彤彤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她把我的话当作是否认,那了然的表情分明是在说我不行这件事。

    。

    这让我心里一沉,下定决心。

    本来今天约她出来,是有点想把话说开结束这不伦关系的打算,毕竟我已经有方依依了。可即便经过上一次跟方依依开房后,我对自己还是没谱,如今彤彤送上门来,我也有点想在别的女人身上试试。彤彤那“我懂你不行”的表情让我咬咬牙,今天非得把你日了不可!

    吃完饭,我直接开车把彤彤带回家,一进家门我就抱住她要亲。彤彤一把推开我,说:“讨厌,刚吃过东西还满嘴烟味,先刷牙啦!”卫生间里,彤彤熟门熟路的打开柜子拆开一个新的牙刷,自己也刷了起来,我吐掉满嘴的泡沫,心想弄得这么干净,待会还不是要吃我的鸡巴?

    刷完牙,彤彤跑到我的卧房,扑到我的床上玩起了手机。我跟了进去,看到那在空中摆来摆去的小腿,上面穿的长筒黑袜不是丝质的而是棉的,倒也别有一番妙趣。我在床边坐下,在她健康修长的大腿上摸了一把,说:“今天来找我,是缺零花钱了,还是想买什么东西了?”“叔,给我买个Iphone6s呗。”(当时苹果最新机型)我嗤笑道:“你一晚可值不了那么多钱。”彤彤竖起一根手指:“一星期!每天我都陪你睡,周末我也不回去了,可以陪你一整天喔!怎么样?”“我现在有女朋友了谁要你这一星期啊,我还嫌你碍手碍脚呢。”“哎呀好叔叔,给我买啦~,你想对我怎样都可以喔~!”我冷笑一声,听出她这般有恃无恐,无非是认为我没办法真的对她怎样。

    “行吧,一星期就一星期吧。”最终,我答应了。彤彤跳起来抱住我,说:“我就知道叔叔最疼我了!呐,这是代付链接,我发给你了……”交易成立,彤彤在确认好了下单信息后,喜滋滋的把手机扔到一边,主动的吻住我。

    我不想过早的露出獠牙,而且时间还早,夜晚很长,少女身子的妙趣我要慢慢的享受,不能一上来就做过于刺激的事。我们在床上以一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我轻轻抱住她,吻住她的唇,没有激烈的热吻,只是慢慢的缠绵,偶尔我会把舌头伸过去汲取她的香津,她也不吝递上香舌给予回应,我们就这么在床上亲了好久好久。

    “哎呀,叔,我嘴唇都要被你亲肿了。”“这星期里得叫老公!”“好嘛,老公~。”“真乖。不亲嘴也可以,让老公舔舔你没洗的骚屄。”“你好变态耶。”一条白色的棉质三角小内裤从她短裙里褪下后,彤彤一个翻身骑在我的脸上,把我的头都闷在了她的裙子里,一股澹澹的尿骚味与腥味混杂在一起的味道钻进我的鼻里,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伸出舌头尝一尝大海的味道。

    彤彤的身子我早就已经了如指掌了,我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能让她高潮,也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在避开她敏感神经的同时能让她觉得很舒服,让她欲罢不能的享受我的舌头……等等,这算不算一个舔狗?如果算的话,那我搞不好是一个登峰造极的舔狗了。

    也许大多数男性可以兴致勃勃的看着A片里男优吃鲍鱼的镜头,但换做自己上却不能接受。但我反而是乐于此道,可能真如彤彤所说,我有点变态吧。

    仔细想想,方依依也有一个非常肥美的美鲍啊,可惜那时候被她纯纯的外表给骗住了,担心她是那种不能接受口交的女孩。可事后我一回想,那天我们做爱的时候,她的表现明显就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下次做爱的时候说什么我也要把她那美鲍舔个痛快!

    一想到方依依,我的鸡巴马上有了反应,拍拍彤彤的屁股示意她起身。

    我麻利的脱掉裤子,翘着鸡巴对彤彤命令道:“来。”彤彤像只小狗般乖巧的爬过来,把鸡巴含进嘴里,温柔的吮吸。

    “有段时间没见,彤彤的技巧进步很多了啊,在学校天天吃男朋友鸡巴吗?”“哪有?他才不像你那么变态。”我想起第一次跟彤彤做的时候,那时她是第一次给男人吹箫,牙齿会碰到我不说,胡乱用力吸还把我弄得很疼当场就软了,想起那时候她笨拙的模样我就忍俊不禁,“哎哟!嘶……”彤彤突然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我的命根子,吓得我一哆嗦,看到她鼓着腮帮子问:“笑什么?笑得贱兮兮的,又在盘算着什么变态的事呢?”。

    “冤啊我,那是幸福的笑!看把我家老二吓的,都蔫了,还不赶紧安慰安慰它。”彤彤哼了一声,重新把鸡巴放进嘴里,很快在她的温柔下恢複了雄风。彤彤一边含着龟头,一边用手撸着肉棒子,看样子是想让我射出来。可惜她努力了10分钟还没有得偿所愿,吐出龟头埋怨道:“讨厌啦,下巴酸死了怎么还不射?”“急什么宝贝?时间还早呢。嗯,你今天穿的这是什么袜?”“天鹅绒的。”我捧起她的脚丫,闻了闻,彤彤用脚在我脸上踹了一脚,我眼疾手快的捏住她的脚踝,让她的脚就这么贴在我的脸上,使劲嗅了嗅。

    彤彤呸了一下,说:“像小狗!什么味道呀?”“这味道有毒,上瘾了。”“呸呸,不害臊。”彤彤嘴上说着我不害臊,可她自己却把另一只脚也伸了过来,秀气的小脚丫撩拨着我半软半硬的鸡巴,在她玉足的挑逗下没骨气的老二很快对她立正敬礼。

    我捏住她两只脚,让她用脚夹住我的鸡巴,天鹅绒的触感也还不错,我就这么肏起她的脚丫来。

    弄了一会,感觉我快要射了,我停了下来。虽然射在她的脚上也挺刺激,但这样一来她肯定要把粘着精液的袜子脱掉,思来想去还是让她一整晚都穿着这色气的过膝长袜比较好,况且这第一发精液应该射在另外一个更加刺激的地方。

    “来,把裙子脱了……嗯,到床边跪好,这样……”“干嘛啦?”“照做就是啦,屁股抬起来。”“嗯……还舔呐?啊~……”我让彤彤跪在床边,然后我自己爬下床,扶着她崛起的屁股,对着她的鲍鱼囫囵舔起来。就在彤彤放松警惕,也看不到身处她背后的我究竟在干嘛的时候,我掏出鸡巴,对准那湿漉漉的骚屄捅了进去!

    “呀!你干嘛?”彤彤惊呼一声,扭头看过来,此时我已经插入了她的体内,她想要爬开却被我死死的扶住腰。

    “当然是干你呀!不是说我想怎样都可以么?肏你的屄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我露出阴谋得逞的贱笑,对着她的嫩屄就开始抽送。

    “等等……至少带套……哎呀……”“没关系的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等下就软了,一会就好,一会就好。”彤彤不像方依依那样懂的配合,也可能是她没准备好的缘故,只是趴在那里噘着屁股被动承受。不过好在随着我的抽送,她似乎慢慢的也来了感觉,阴道变得更热更湿了,原本又窄又浅的阴道只能让我插进去一半,到后来扩充开以后就任由我的鸡巴长驱直入全部插进去。

    “噢噢!宝贝你的骚屄好爽!”“天呐……好硬……啊啊……插得太深啦……嗯……你不是说很快会软吗?

    怎么还这么厉害……不行……快停下……”“就快软了,马上就好,哼嗯……”我的身体撞到她结实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彤彤似乎对这声音感到难为情,而我偏偏却故意撞她的屁股,这种欺负小姑凉的感觉太他娘的爽了!

    “宝贝,你的屁股太爽了,肏起来真带劲!肏死你个小骚货!”“啊啊……不要……你骗人!……快拔出去……不行了……啊啊……”我感觉到彤彤的身子已经在我的攻势下来了感觉,我就我更加卖力的抽送了一会后,隐隐有种要射的感觉。

    不妙,好像有些快了!我赶紧分散我的注意力,可不这么做还好,当我放空自己的内心后,鸡巴也跟着要软下去。

    我停了下来,彤彤也感觉到我的变化,扭过头来说:“终于要软了么?”她话虽这么说,可我明显感觉到她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眼睛里隐藏的幽怨。

    我把她翻过来让她在床上躺好,把还没彻底软下去的鸡巴重新插进她的体内。

    “等等,怎么又……”彤彤话没说完就被我用嘴堵住,我粗暴的撬开她的牙关,舌头霸道的闯进她的嘴里。彤彤嗯了一声,被动的回应我的吻,我的手也没闲着,伸进她的衣服里隔着文胸捏住她发育很好的酥乳。

    少女特有的体香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的鸡巴重新恢複雄风。彤彤明显感觉到了在她身子里的那家伙的变化,扭过头看向我们的交合处,惊讶的说:“怎么又硬了?”我捏住她的下巴重新吻上去不让她分心,一边吻一边开始缓慢的抽送。彤彤显然也动了情,一番半推半就后嘴上说着不要可身体却很诚实的接纳我。

    细密的汗珠浮现在她的额上,弄湿了她刘海的发丝。我掀开她的羊毛衫,解开她的胸罩,少女挺拔的酥胸亭亭玉立,我捏住她粉红色的蓓蕾,她发出了一声愉悦的呻吟。

    坚硬的鸡巴非常有力的往彤彤体内推进,当龟头抵达深处的花蕊时,再缓慢的退出,接着再次迅速而有力的挺进,始终重複着这种缓慢又有力的动作,即便彤彤拼命忍住不发出声音,到后来也被我肏得哼哼唧唧的娇喘起来。

    “怎么样?老公我的大鸡巴肏得你爽不爽啊?”“嗯……哼……一般般……”“比你那老师爽吧?”“一般般……我老公比你厉害……嗯嗯……”“嘿!现在你老公是我!”“死变态……啊啊……不行……”随着彤彤的情欲不断被点燃,我的速度也在不断加快,她的反应也越来越可爱,我咬着她的耳根说:“不是说一般般么?我看你被肏得挺爽啊。”“嗯……还行……”“你的骚屄真好操,在学校肯定天天被男人日吧?”“没有……”“我都听维维说了。”“她乱说的!”“当我没肏过你么?你的屄比以前好肏多了,妈的给我肏多好,还有钱,干嘛便宜那孙子!”“你不是不行么……”“不行!?你看我行不行!我让你看我行不行!我肏死你!”“哎哟……轻点……不要……太厉害了……放过我吧……啊啊……”我整个人压在彤彤身上,势大力沉的插入,她手脚并用的紧紧抱住我,嘴里含煳不清的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叫唤。整张大床因剧烈的摇晃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我感受了下老二的状况,很硬,没问题,可以让我尽情的对着人家小菰凉逞威风!

    “啊啊……老公……好棒……要死了……不行了……放过我把……嗯……”就在我以为我能一直做下去的时候,彤彤的一声老公让我意识到这是种错觉,射精的预兆来临,我告诉自己必须拔出来,不能射在彤彤体内。

    再等会,实在是太爽了,我再插一下,就一下!不行,必须要拔出来了,马上要射了!再干一会,就一会,马上就拔,马上……操,射了!

    我如野兽般嘶吼着,在疯狂的冲刺下把精液全部射在了彤彤体内,哪怕在射精的时候我也没停下继续疯狂的抽送着,直到精液射完了鸡巴也开始软了,我彷佛才清醒过来,从彤彤身上爬下来,看到她的私处被我摧残得一片狼藉。

    我竟然射在自己侄女体内了,啧,真是个畜生。

    彤彤没管射精后大彻大悟的我,张开腿摸了摸自己的私处,精液从她无法闭合的小洞洞中流出,她看着自己满手的精液,有气无力的说:“叔,怎么射了这么多?”她没有怪我的意思。我心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彷佛她被人内射已经习以为常似的,只是在惊讶我的排精量,想必她刚才叫的老公也不是在叫我,人在床上叫错名字这种事并不稀奇。

    “叫我老公!”“呸,你才不是我老公呢,不要脸。射那么多进来,把我肚子搞大了你还能娶我不成?”“这个嘛……我们是三代以内的直系血亲,法律上是不能结婚的。如果怀孕了,就推给你那男朋友不就成了?”“哇喔,你好人渣!”“反正你也没少被他内射吧?有什么关系?”“他答应我到我年龄够了就娶我,既然要当人家老婆那我肯定要生小孩呀。”“哦?快给我说说,你们都是怎么造小孩的?”“去死啦死变态,谁要跟你说?”彤彤一聊到她男人就眉飞色舞,我没费什么功夫就套出了我想知道的事。首先彤彤的这男朋友是她的班主任,就是姓黄的那鳖孙子。明明就是庄茹的老公,还骗彤彤说什么自己没结婚要娶她,玩弄小姑凉感情还白白占人家身子。彤彤这傻吖头被人骗了还不知道,炫耀一般的跟我说他们在学校里是怎么偷情的,这让我颇有些哭笑不得,这妞屄里还装着我的精液呢还跟聊她男票的事。

    思忖了一阵,我暂时没有把庄茹的事告诉彤彤,心里有了别的一番计较,只不过比较模煳,回头我要仔细捋一捋。

    彤彤歇息了一会,把衣服脱了个精光去洗澡,当她洗完后我让她重新穿回那双长袜但不允许她穿衣服。之后的时间里虽然我没要求她随时都要跟我腻在一起,但看着家里有个只穿着色气长袜的裸体美少女走来走去也挺赏心悦目的。

    后来睡觉前,我们在床上聊聊天啊,亲亲嘴啊,揉揉奶啊,摸摸屄啊,亲热了一个小时,最终我忍不住又肏了她一回,一番激烈的大战后又一次在她的嫩屄里注满了精液,只不过精疲力尽的我们连去洗澡的心思都没了,直接相拥而眠,任由淫液与精液等分泌物把房间污染得臭气熏天。

    第二天,下班后,我哼着小曲开车来到学校,刚停好车,一个倩影钻进副驾驶。

    “叔……啊不对,老公!今天我想吃火锅!”我把手放到她长袜与短裙之间露出肌肤的大腿上,笑着说:“走吧。”【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