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淫皇的征服:南国的巫女 > 淫皇的征服:南国的巫女(上)

淫皇的征服:南国的巫女(上)

淫皇的征服:南国的巫女 | 作者:银龙诺艾尔| 更新时间:2019-07-14 18:3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淫皇的征服:南国的巫女(上)催眠NTR恶堕作者银龙诺艾尔2019-7-12【和各系列的关系】月银的圣女(没有关系,作为那一部的练手)雾银邪龙乱世纪(发生在同一世界不同时间和不同的大陆上。本文里的部分道具和诺艾尔有关。)淫皇的女儿(还没有写的一个系列是长篇女主文。本来是想写那个的但是这个会更容易短篇完结。所以先写这个了)【概要】:从龙之大陆出发,被称为淫皇拉格纳的男人要完成征服紫罗兰大陆,奸遍每个国家的壮举。

    不过他也将身负神明的祝福和诅咒,他的女儿更将处于乱世的中心。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先来看看他征服之路上曾有过的故事吧。

    【淫皇】拉格纳【雷王】洛伊斯=奇拉【巫女长】夕雾【苍】之长老【至纯之神仪】:由保持处子之身的巫女长执行的奇迹仪式,护佑族人,威力强大。

    【龙之具】:由龙身上得到的素材制造的种种宝物。在多个大陆上龙种濒临绝迹,稀有的龙之具一般被认为极为强大。

    龙涎香:雷龙枪:0序幕在某一个地方,在某一处庞大的宅邸之间。

    在昏暗的午夜,在木屋竹榻上。

    一位中年的华服男人枯槁的面容上,尽是疯狂的喜悦。

    但哪怕是认为他脑子有问题的人,当看到他那扭曲非人,但又包含着无尽的快慰的笑容时,也说不定有可能被他感染。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狂乱的笑容在歇斯底里中趋于沙哑。

    在案头无数的竹简和手稿之间,他缓缓抬起头来,沧桑的眼眸中闪现出年轻人般锐利的光。

    『找到了!终于让我找到了!……历史的真相,权力的真意……等着吧。国王与巫女们啊。一切,终于会回到我们手中。』…………『与我们隔海相望,有一片大陆叫做叫【紫罗兰之大陆】。这片大陆富饶而文明,多个种族组成十余个国家和十余个城邦,人们安详地生活着。』另一面,在【龙之大陆】一角的一个高塔中的教室,一位魔法教师正在讲述着过去的传奇故事。

    紫罗兰大陆,这是广为世人所知的一片丰饶而美好的大陆。

    自文明生根发芽,紫罗兰大陆被人类,精灵,矮人,等诸多大小部族开拓,逐渐产生了十余个大小国家和十余个城邦与部落。千年间,诸神在这片土地上赐福人民,竞逐信仰,而智慧种族的国家们一方面合纵连横,另一方面也竞合交流,享受了紫罗兰大陆的黄金时代。

    『然而,好景不常。传说紫罗兰大陆被美神垂青,少女们多生的美丽。听到了这个传说,一位来自海外的狂妄男人,人称【淫皇拉格纳】踏上了这片大陆,纠集一些强欲而又恶毒的伙伴开始了征服。这个被后世称为【淫皇】的疯狂男人注定要为这黄金时代拉下帷幕。』说道这里,粉色头发的魔法女教师推推眼镜,严肃而低沉地说道。

    『可是,最初,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即使在几个沿海国家沦陷之后,各国还天真的以为,【淫皇拉格纳】只是一个空有蛮勇和好运的狂妄之徒,其中,大陆南方的大国,有着【翠绿之南国】美称的奇拉王国,就是其中之一了……』——1王和巫女这里是紫罗兰大陆一端,被称为【翠绿之南国】的大国——奇拉。

    奇拉王国本不是一国,而是广阔的丘陵和山川河流之间的多个王国,在长期的征战和交流之中逐渐联合而成。

    奇拉的人民,民风淳朴而悍勇。多以宗族紧密团结一体,排斥外人,因而被北方诸国所鄙夷地成为蛮人,但是在乱王拉格纳为祸世间的今天,却成了大陆东南保卫良善正义唯一可以依仗的国度。北方被灭亡国家的难民和落魄的,失去妻儿土地英雄们纷纷涌入这篇过去他们认为刁蛮湿热的土地,向过去的敌人祈求宽恕。可以说是十分讽刺了。

    ……震天的战鼓撼动大地。

    在青山与绿水之间的战场之上,士兵撕心裂肺地呼喊,战马嘶鸣。

    一方是有序行进的的浩瀚大军,另一方是从山坡上冲杀下来的蛮勇之师。

    高山上猖狂的突击者和低地训练有素的大军如两只凶悍的巨兽相撞,双方的士兵如潮水般互相纠缠冲刷,鲜血如浪花在半空飞溅。

    无数生命在瞬时被碾碎,搅烂,成为大战的祭品在这样的舍命搏杀之中,突然,一支红色骑兵从侧方雷霆万钧杀将而出,直扑从山上扑下的攻击方阵列,只见突击的骑兵队如同鲜红的血之箭,所到之处血肉横飞。

    而为首的,是一员高大威猛的青年猛将,只见他紫枪所到之处,敌人的身躯横飞,无双武艺和惊人的马术之下,一马当先,将整个敌阵冲的七零八落,心惊胆战,攻方瞬间变成了防守的一方。

    另一方面,低地一方的方阵之中开始了非同寻常的动作。

    。

    只见阵中队形变换,几队士兵排列为玄奥的队形,正中央簇拥抬起一个神台,其上,几位装束奇特的少女挥动着棍与布制成的奇特法器翩翩起舞,而正中的一位绿衣的少女一露面便让周围的士兵们皆惊为天人。非凡的容貌和凛然的神情,少女年年有词,舞动着发起向天祈求。

    翠绿的长袖在空中优雅的飞舞,雪白的曼妙身躯在布缕和法器之间闪动,巫女的首领少女,如同优雅的精灵,在战阵正中演出如同幻想一般的神戏。

    而那祭神的幻之舞蹈,也带来的惊人的效果。

    只听,『轰隆隆——』从山上进攻一方的背后,巨石崩落,滚压杀死士兵无数,树木伏榻,甚至草木仿佛有生灵一样,纷纷从地下长出,席卷兵士们而去。随着少女的翻飞起舞,似乎有美妙的歌声传遍己方全军,叫疲惫惊慌的士兵们心旷神怡,而又有一阵清爽的风拂过阵中,吹到敌方阵中之时却仿佛化为龙卷一般,吹的敌军将兵们丢盔弃甲,战意全无。

    ……半个时辰不到,战局已尘埃落定。进攻一方败了,而战胜一方则重新整队,清点战场。

    奇拉王国的王军终于彻底击败了困扰数月的山民叛乱。

    而这将奇拉国的新王——被称为【雷王】的【洛伊斯=奇拉】在即位一年多之后的最新一次显赫的胜利。

    【雷王】这个称号一方面是因为洛伊斯使着一杆从传说中的龙窟中得到的材料制成的【雷龙之枪】,可以御使风雷之威。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洛伊斯即位伊使便用雷霆手段击败国内多个不服的小家族奠定铁血统治,并且出兵一贯迅速果敢,让敌人每有非分之想,便会迅速人头落地而得到的威名。

    『新任巫女长夕雾,见过陛下。』在大军重整之间,刚刚协助雷王战胜绿衣的少女轻快的飘到国王身边,盈盈施礼。

    原来,这位巫女便是奇拉的巫女长,名叫夕雾,年方十六。

    南国子民虔信大地之神,而古时更有一巫女之国,代代又巫女王统治,广受敬仰。

    后来,征服者奇拉氏在南国建立了自己的国度,却也不想挑战巫女王的威望,于是和巫女之国立约,从此两国合并。才有了如今的奇拉之国刚刚从血腥的前线归来的雷王洛伊斯一身血污。

    巫女长轻盈走上前去,从怀中掏出精美的手帕,竟开始为仔细地国王擦拭。

    而年轻的猛汉国王洛伊斯,强悍的身躯竟也乖乖地丝毫不动,他看向巫女长的眼光柔情似水。

    『夕雾……辛苦你了。本来不应该让你亲赴这样危险的战场的』『……您说到哪里去了。无论协助大王治理国家,还是克敌制胜,都是巫女长的份内之事。再说……』巫女长停下了手中的活,柔美可人的美丽面庞飞起红云。

    『再说,很快,我就是陛下的妻子了……』『嗯……』洛伊斯不见了方才鬼神般的气质,现在脸上也是柔情似水。

    『但是……抱歉,夕雾,我们的正式大婚恐怕得等一等了』『诶,陛下?』『因为,那个拉格纳的大军就要兵临城下了。这也正是我赶时间结束这些战事的原因』…………2战云密布【祭神之高台】,奇拉国传统的建筑,每一个小的定居点必然有的被环形建筑包围的高塔。

    在平日,这高塔是奇拉国的巫女们举行仪式的场所,而在战时,则会转变为一个一个的小堡垒。

    在奇拉的王都,最大的【祭神之高台】——【巫女长之台】,刚刚继任本代的巫女长——年轻的夕雾正在和国王两人独处。

    确切的说,是肩并着肩向遥远的北方眺望。

    一身强健肌肉的雷王洛伊斯,和娇小可人,身穿着绿色的巫女服的形成鲜明的对比。

    巫女长的巫女服是绿与白的色调,象征大地之神的赐福。是露肩和露背的设计凸显着少女姣好的身形,那是作为神之代言人才能拥有的美丽的显现。

    的确,仅仅美丽并不能带来神圣与权威。

    但代表南国神圣权威的奇拉的巫女们,却绝无一人是不美的。

    智慧,美丽,为神所眷顾,正是代代奇拉的巫女。奇拉的巫女不仅担负为国民祈福的职责,她们之中最美丽,最善良,最智慧的一人还必须成为奇拉王的王后,成为一国之母。

    骁勇善战的国王和智谋深远,连结伟大的大地之神和国中子民的巫女之王,这源自建国之初的惯例,延续千年,成为了奇拉王室伟大的传统。

    ……『【巫女长之台】啊……每次走上巫女之台,我都会感慨。你们巫女每天都要在这样高耸如云的地方举行神仪,竟然也不会害怕。』『巫女之台链接天空大地和人心。每次在这上面净思冥想,其实夕雾都会觉得十分轻松呢。还有,陛下。别忘了,等到您这次回来,我们也是将要在这个高台上举行婚礼的呢』『哈哈……也是。等我凯旋归来啊,夕雾……』然而,陷入沉默的二人凝重地凝视着北方的地平线。此次战争绝不会轻松。

    『……陛下,这一次非常抱歉,不能和你同赴前线』『没关系,夕雾。这也是我同意的安排,毕竟,【只有你】才能在这里执行那个【至纯之神仪】,为前线的将士助阵』『陛下……真的必须要使用那个神仪吗』『原本或许不需要。但是拉格纳的来势太猛,超过预期的速度。本来以为可以在平叛之后和各城邦在江边合兵一处,没想到这就让他渡过了江来……大战会在我奇拉国的丘陵,平原而非江上又或是我们不熟悉的各城邦展开,这回忆回忆倒是正合我意,只是……』『那个拉格纳,看来并不只是蛮勇之辈』『是的,所以这一战必保万全,即使必胜,也要将损失减少到最大范围内。也正是因此……夕雾,我们就不能在那之前……』『……别说了,我懂的』少女的脸瞬间红透,她的柔荑按住男人的嘴,制止了男人的话语。

    洛伊斯看着身侧的绝美少女,坚定的目光逐渐转为柔和。

    『抱歉,夕雾,明明马上就是我们大喜的日子,却要让这些事情烦扰你』。

    『什么啊,陛下。国王和巫女长是一心同体,这不是【事神礼记】所教导我们的吗。您共同分担这些是夕雾应该做的……再说……再说……其实夕雾到现在还像是在做梦一样』『夕雾……』『像是做梦一样……可以真的被选为巫女之长,可以成为陛下您的妻子……夕雾一直以为,那都仅仅是属于少女的幻想而已,知道吗,陛下,仅仅是这样,夕雾已经是一生无憾了,还能奢求什么呢?』夕雾不敢和洛伊斯对视,晕红的面颊上满是羞赧和幸福。而洛伊斯也轻轻伸出右手,指尖抚过少女优美的裸背,少女小小地受惊一般背部微颤,但男人的手上,仅仅有的是柔情蜜意。

    『别这么说,夕雾……我们是天生一对,我们会用一辈子将让这大好河山繁荣昌盛,延续万代……而今天这只不过是小小的波澜……等着我,夕雾,等到我回来……』男人的眼神中充满了热切,而充满热量的手按在少女微凉的肌肤上,热气仿佛透过筋骨,也渗透了微微颤抖的巫女长小姐的身体,让她充满了激动的心绪。

    少女抬起双眼,灵动的双瞳中眼中湿气朦胧。

    『嗯……夕雾等着您凯旋归来』3龙之王十天后,奇拉国境前,临时城寨要塞『乾天』。

    大堂之上,【雷王】洛伊斯手持紫银巨枪巍然端坐,手下【三玄将】以及诸位将军各立两旁,散发着鬼神般气息的军士和猛将们,将被带上堂来的一名敌军俘虏围在正中。

    那是一名血迹满衫的黑衣军士,服装和甲胄是当地极少见到的样式,毫无疑问,这是一名来自拉格纳军的俘虏,而且还是那拉格纳亲率的臭名昭著的【黑衫军】。

    『拉格纳的走狗,有什么话说吗?』【三玄将】的一人发话了。

    来自奇拉国四大世家的三名长子被赋予【三玄将】的美称。他们多年跟随雷王征讨敌人,时而各自领军南征北战,是战功累累的钢铁大将。当下因为迫在眉睫的大战回到雷王手下,每一人都气宇轩昂,散发着千百次从战场上归还的死亡的血腥味。

    然而黑衫士兵眼神漠然,只是狠狠的吐了一口血。

    『王啊。这走狗倒也是嘴严,之前已经拷问了半日,什么都没有说』『是吗。但是不说也无所谓了。拉格纳的走卒啊。不要以为我们对于你们一无所知。从你和你伙伴的装备中,和过往的情报中,我们早已知道那个拉格纳的做法,凡大军推进,必遣麾下黑衣精锐轻骑深入敌后探敌虚实。而我也知道,你们黑衫军没有少过截人补给,火烧粮草的战功。甚至在北国伊斯卡的战役中,奇袭敌军大本营生擒王子……不过』洛伊斯轻蔑的笑了一声。

    『不要觉得你们还是在北国,黑衣的走卒啊。这里是奇拉,善战之国。也是大地之神护佑的土地。这里每一条河流,一片沼泽,一个池塘都能成为你们的葬身之地。你说为什么?对于你们这些侵入者,无一处不是天罗地网,没有一片草木不是你们的敌人。我们的大地之巫女早已通过大地神之耳目,将你们的动向掌握的一清二楚。』『呸,费个什么话,要杀便杀,老子早已在拉格纳大人的麾下爽够啦!什么高高在上的圣女巫女骑士,最后还不是一个个得求着啃我们的这些小角色的大屌,绿国的王啊,你就等着你家的巫女给你戴绿帽吧,绿帽王,啊哈哈哈哈哈啊啊——呃呃呃呃呃哦哦啊啊啊啊——』黑衣士兵的污言秽语却是没能说完。

    只见洛伊斯只是不悦的轻挑一下眉毛,轻轻将长枪柱地,『叮』的一声,枪身竟是凭空窜出一道细长的紫色电弧,将兵士电得狂乱地翻滚,如地狱的厉鬼一样疯狂地嘶吼着,然后全身冒出青烟,以恐怖的姿势扭曲着再无声息。

    『大人,这是……』『【雷龙之枪】最轻的出力而已,稍微重一点,就怕是便宜了这垃圾。』『恭喜大人……终于驾驭了神龙之枪的全部』『不过是区区龙骨龙晶所制的武器而已,又有何难。这雷之枪之刚猛,可是一开始就与我天生一对。要折磨这小卒而不致死,倒是需要好好地锻炼手法呢。』『陛下说的很轻巧,可雷龙之枪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神物。如今的紫罗兰大陆,像陛下这样拥有【龙之具】,又能够驾驭的又能有几人呢?』『呵呵。朕的玄将们啊。永远要志存高远,才能不落人后。奇拉的先祖们可是驾着龙征服紫罗兰大陆的诸部族,奠定了千年的基业啊。我洛伊斯,如今也不过只有一杆龙枪。

    ……但是啊。朕不仅要被称为【雷王】,或许终有一天,朕要寻得那不复现世的龙族,成为驾驭龙的【雷龙之王】。到时候,或许可以再看这天下究竟归于谁手。』『是……』玄将们凛然低头称是,他们汗颜自己的浅薄之时,心中也产生了一幅遥远的图景,他们所效忠的霸王,终将寻回奇拉昔日的荣耀,在龙背上问鼎天下。

    4巫女之礼翠绿之南国奇拉,有着和北方西方诸国截然不同的制度。

    巫女长和国王的结合是其一,而作为曾经的巫女之国的遗留,巫女系统掌管着全国的宗教和祭礼,甚至官僚人事与刑罚,也有一多半的话语权。

    巫女既是官僚,也是监察者,但因为巫女们德高望重,与神沟通,国民们并无怨言。

    而在国王外出征战的时候,巫女长更是一手掌管大小朝政,可以说是比他国的相位权力要更胜一筹。

    …………巫女之塔。

    【苍】之长老已经等待时机很久了。他等待着巫女章一人在王都,雷王陛下又起身离开,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刻。

    而这一天终于要到来了。这一天,巫女长出席一月一次的巫女判庭——宣判宗教与道德相关案件的法庭。

    而这是新任巫女长头一次主持这样的庭议,若不是【苍】之长老自己事务繁忙,可能从早晨起,便会来一直聆听了。

    毕竟,巫女长可是那个夕雾,他的那个夕雾嘛。

    此刻,娇小的少女——巫女长夕雾端坐在高高的判庭之座,其下方是数名高阶巫女副审判,以及几位宗族德高望重的长老。时不时的,他们也会为巫女长提出谏言。

    巫女长所坐之位是二层,在众人中是高到,高高的木座前,一双秀美的小脚在碧绿的裙摆之下极其细微地摇摆着。

    一走进巫女之塔,【苍】就透过看到了那双美丽的小脚若隐若现,可惜保守的巫女裙自然是覆盖住了裙下的风光,高高的审判座自然也不是给下方的人以视角偷窥神圣的巫女大人的裙摆的。

    但是【苍】却不同,他的身份乃是【四大长老】之一。

    他的身份给了他径直出入任何王国庭议的权力,他也得以直接走入会场,坐在了巫女长正下方的长老席,从这里虽然仍然无法看到裙摆内的景色,却可以看到夕雾那一双白色袜子包裹的美丽的小脚。巫女们在室内,是不穿鞋的。

    【苍】【黄】【赤】【黑】,四大自古以来便忠心耿耿事奉奇拉王室的大族的长老,被赐予了袭独一无二的四大名号的权利。

    因此苍就是苍,没有姓没有名,只需要一个【苍】字,任何人都会在他的地位面前卑躬屈膝。除了比他更为尊崇的奇拉之王,以及巫女之长二人而已。而如今,这巫女之长便是这位夕雾,也是他关注已久的人。

    ……『……轻信他国之谎言,污蔑巫女的经典,便是污蔑大地神之权威,罪人啊,你当获得绞刑。』『……不,不你们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了,你们会毁掉奇拉的传统,你们不可以————』『啪!——』巫女之长厉声呵斥,然后一挥手,神木板拍在审判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庭议结束,各位退场,大地之神,护佑诸位。』似乎是今天最后的这位罪人狂妄地大地巫女的经典【事神礼记】是被人篡改的伪作,这样否定巫女的精神与礼节的大逆不道的话语,让头一次担任巫女长绿色的裙摆一甩,转眼间少女已经离席。仿佛有些不悦。但那甩在空中的浅金色的秀发和细嫩的脖颈在【苍】的视野中留下残影,让他的下身微微勃起。

    等到绝美的少女走下台来,苍才能好好地审视一番巫女长少女——夕雾美丽的身姿。

    大地之巫女统一身着翠绿与白色相间为主色调的巫女服,长袖的设计却露出纤细的上臂。香肩和让人想入非非的腋下。规整的白色前胸上镶着代表高贵的巫女长身份的金色流苏,少女见到苍,微微低头致意,然后一声不响地与【苍】擦肩而过,那背后裸露到臀以上的美背让苍不禁咽了口水。

    但他却是为少女的反应所微微感到气愤。

    (明明之前每一次见到自己都毕恭毕敬地鞠躬,对着各种事情微笑着问长问短,做了巫女长,就变得如此端架子了吗……夕雾啊)……『巫女长阁下,不知你是否可以安排时间?苍有事与你一叙』甩给自己一个美丽裸背的巫女少女微微一顿,似乎思考了一下还是缓缓地转过头来。

    『【苍】大人……虽然失礼,还是请您见谅,夕雾已正式就任巫女长,名义上已是国王大人之妻,虽然在公开场合会和诸位相商,在这样的场合,又或是私下却绝不可以违反礼记的规定,与其他的男子交谈,这是初次对您的提醒,不得已而违反,但也是最后一次,务请见谅。』『唔』可怜苍之长老一时间竟被揶得说不出话来。

    少女最后淡淡地看了一眼中年的长老,轻盈地转身离去了。

    (这小贱货……之前没看出她这样能说会道……切……但是今天,我必会见到你,等着吧)…………夕雾轻轻地梳理自己起脖颈后的缕缕秀发,将其盘成利索的马尾。在书桌上浏览着公文。

    虽然继任巫女长之后,自己不得不处理的繁复的国家公文,是作为普通巫女事务的数倍之多,但多年来为此接受的训练,并没有让自己感到十分的困难。

    更何况,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位陛下……那位自己从小,便一见倾心的伟岸君主,南国之栋梁,自己的主人。这样一想,心中就充满了无限的甜蜜与动力。似乎自己做什么都可以。

    的确,在从小一起长大的巫女之中,几乎所有人都多少对那位陛下倾心,但夕雾相信,唯有自己是不同的,虽然说不上来,但是……但是多少自己和其他人相比,感情中多了一种不顾一切,一种澎湃的冲动。正是这些让自己凡事全都精益求精,要做那个最为优秀的,『无论如何要将自己塑造成为配的上那位陛下的完美的巫女』,她是这样想的,而或许正因为这样的执着,大地之神才青睐于她,让她被指定为新一代巫女长吧。

    可是,咚咚咚,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巫女长大人,有,有人求见』夕雾轻蹙秀眉,这时候应该没有来客才对『是苍之长老大人!』『我无法单独接见他,请这样告知于他』『那个,我们也已经这样说了,但是他执意要进来,说是有重要的事情,事关战事……我们也不好阻拦』『唉……』夕雾放下笔,轻叹一口气『的确我作为普通巫女之时从长老那里多有请教之处,但现在已不是当初。即便是贵为长老,这样打破规矩于国家,于诸位世家,于他自己的声誉都不是好事啊。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呢。唉,只好见他一次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