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邪恶变形系统 > 【邪恶变形系统】第二十一章

【邪恶变形系统】第二十一章

邪恶变形系统 | 作者:吉它| 更新时间:2019-07-14 18:3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邪恶变形系统】第二十一章父目前犯嫂子之分身初起作者:吉它2019年/7月/12日全文10191字【故事简介】高二结束的王刚,在使用死党张强送的电动飞机杯过程中,不慎触电,没想到一直戴在脖子上的“象雄天珠”救了他一命,并机缘巧合下获得了【变形系统】,获得了变身成任何男人的能力。

    原本乖巧懂事的王刚开始变得邪恶起来,身边的姐姐、嫂子、舅妈、妈妈及死党张强的妈妈都成为了他猎取的对象……【前章提要】上回讲到,王刚变身成为了班主任庄雅琪的爸爸庄茂材,他很惬意的享受着“妻子”的肉体照顾,意外开启了变形系统的技能功能,在准备回家时,他接到了嫂子的求救电话,急忙赶过去后发现是几个流氓,他使用了“变形系统”的技能经过一番周折才将“刀疤男”等流氓打跑。

    进入瑜伽馆他与嫂子一番云雨之后,又欣赏了“裸体瑜伽”,在“一龙双凤”

    将嫂子和舅妈折腾得瘫软在他身上,此时嫂子的爸爸赵伟宏与秘书许诗音也来到了瑜伽馆……【第二十一章·父目前犯嫂子之分身初起】“九色鹿”是阳城的很有名气的一个品牌,主要经营酒店、酒吧、娱乐会所,幕后老板极为神秘,据说有黑道背景,在阳城也是混得风生水起。

    在“九色鹿酒吧”嘈杂的音乐声中,许多年青的男男女女在节奏强劲的音乐里疯狂的摇头舞蹈,在酒吧的后台工作间外,几个马仔守在门外。而里面一个长脸大汉从纸箱的角落里拿出了一把手机,面色紧张的发着消息。

    “三天后,22点,后面有交易!”

    长脸大汉发完消息,就将消息删除后关机,再次将手机放回原来的隐蔽位置。

    “猫哥,呜呜……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

    刀疤男满是憋屈的敲门进了房间,开始对着长脸大汉大倒苦水。

    “那个夏立行实在太过份了,今天他竟然用枪指着我们!”

    长脸大汉听了他的话,眉毛一挑,内心有些慌乱,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他还朝小刀开枪了,这是不把猫哥放在眼里啊!”

    山猫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从桌上拿过了一瓶啤酒递给了刀疤男,刀疤男狠狠的灌了一口道。

    “他妈的,要不然我们把夏立行的老婆给……”

    “哦?夏立行的老婆在哪?嘿嘿,我去给你出口气!”

    山猫听到“夏立行的老婆”几个字,突然心里一紧,这和他掌握的情报有些出入,他并不知道夏立行竟然结婚了,而且“夏立行的老婆”很有可能在“九色鹿”的监控范围,他明面上虽然是刀疤男的大哥,但这些人都还是对他有所提防,看中的是他和夏立行的某些关系。

    山猫不露声色的打探着他所需要的消息,几十分钟后才将刀疤男安抚住,安排了几个小妹给刀疤男泄火。

    他的脑袋飞快的运转着,他是夏立行的线人,也可以算是警方的卧底,距离上次出任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上次他负责跟踪一个叫“王浩然”的人,在“君临天下”商住楼下将“王浩然”抓了起来,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抓此人要用到他这个“卧底”,但他还是没有犹豫的做了。

    他在“九色鹿酒吧”中从流氓混到了小头目,主要是夏立行想要将“九色鹿”

    一锅端了,“九色鹿”的产业主要以毒品及卖淫为主,在阳城的势力盘根已久,几天后或许是个机会,但现在突然发生这种事情,他一时间也无法判断夏立行是否有其他的意思。

    王刚可不知道自己变身成了“夏立行”威胁几个流氓的事情,竟然会如蝴蝶扇动翅膀般影响了夏立行的计划。

    当初王刚变身成哥哥“王浩然”进入了他的公司“君临天下”,他带着张强在董事长办公室中操了哥哥的秘书周玮琴和张强的表姐方雅婷,在玩弄了秘书下来后,就被山猫监视了,后面在车上被打晕后被带到了夏立行面前,也是在那个时候,让王刚知道了哥哥王浩然实际上是夏立行的儿子,而王刚吃了一颗“不明药物”后,也让“变形系统”升级了。

    要是王刚知道了自己竟然无意中报仇了,估计会十分的开心。

    。

    “若芸瑜伽馆”中,温若芸衣着整齐的来到了大厅,她拿着王刚画的两幅油画爱不释手,并且递给了秘书打扮了许诗音欣赏!

    “这画得太美了,温姐我们走吧,局长让我带你去书画店。”

    “对,走吧,我必须把这两幅画裱糊起来,要挂在显眼的地方!”

    两个美艳的少妇愉快的交谈着,曼妙的身材搭配黑丝包臀裙,让二个少妇坐背面看都十分的性感迷人,二人坐上车后,又继续交谈了起来。

    “我都不知道这瑜伽馆是局长的女儿和温姐您开的呀,等回去得跟局里的人宣传宣传!”

    “那就太好了,刚开业都没什么人,要是有人过来,我给你回扣!”

    温若芸在商场纵横多年,很习惯的就将利益分配好,但她并不知道体制里的人看中的是别的东西。

    “您这哪话呀,只要您能在局长面前帮我美言几句,我就心满意足了!”

    许诗音莞尔一笑的回答完后,开始与温若芸愉快的交谈了起来,汽车往市中心的古玩街驶去。

    赵伟宏看着二女离开,重新将大门反锁了起来。身为建设局局长,过来看女儿,没想到刚才一进房间就看到他的宝贝女儿的头被紧紧的压在了王刚的胯下,并且将精液射进了女儿的嘴里!

    赵伟宏的心情十分复杂,身为父亲,看到女儿这样淫欲的画面,让他即愤怒又尴尬!

    女儿毕竟是人妻,虽然女儿和丈夫现在的感情不合,但还没离婚,这样公然出轨自己的小叔子,这让他有些羞愧,但内心中又有种也正常的感觉,让他的思维十分混乱。

    女儿这样的行为即是婚内出轨,还是在乱伦!而且这样全身赤裸的在自己面前,让他想要上去呵斥一番,但内心中又有种力量在阻挠,而且他尴尬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起了生理反应!

    自己被王刚救起来后,身体是变得年轻了,精力也很旺盛,他全身投入到工作中,内心都没有过任何龌龊的想法,但今天看到女儿的赤裸和吞精液的画面,让他的身体变得燥热了起来,他为自己这种龌龊的想法感到羞愧!

    赵伟宏站在瑜伽馆的大厅中,有些犹豫,刚才自己进房间撞见了女儿赤裸的身体,他们现在还不出来,到底在干嘛!

    “去看看……”

    内心中传来了一种偷窥的邪恶想法,让他无法抑制,不由自主的向刚才的房间走去。

    “不行,万一女儿发现自己偷窥怎么办!”

    “但也得和他们说下啊,不能如此的淫欲,至少要懂得节制啊!”

    正义和邪恶的想法在他的内心做着剧烈的斗争,几番挣扎后邪恶的想法占了上风。

    “去看看!”

    赵伟宏咽了口唾沫,开始蹑手蹑脚的往房门走去,当他到达门口时,发现房门大开,像是在嘲讽他如此偷鸡摸狗的行为!

    原本他是想着门是关着或是掩着,这样他再打开一个门缝进行偷窥,可能房间里会有些淫欲的画面。

    没想到房间里的二人如此的光明磊落,将房门完全敞开,这反而显得他这样偷偷摸摸的动作变得有些可笑,赵伟宏站直了身体,笔挺的西装配合他有力的步伐,凸显出了他全身的浩然正气!

    赵伟宏想着,估计女儿与王刚已经在里面泡茶或闲聊了,所以才会把门都打开,他的皮鞋踩得“噔噔”作响,像是警示音一般先让二人有所准备,当他站到房门准备进去的时候,抬头看到的画面让他一愣!

    。

    女儿赵丽敏像是只母狗一般的趴在桌子上,下身的裙子已经被撩到了腰间,两条修长白皙的大腿左右分开,浑圆的臀部高高的翘起,在桌子上面膝盖左右分开!

    赵伟宏甚至看到了女儿高翘臀部下黝黑的阴毛在空中摇曳着,阴毛的尖端还悬停着晶莹的淫汁!

    赵伟宏看着女儿俯身用手握着王刚的粗大阴茎,并且含进她的小嘴里舔弄,一股不知道是怒火还是欲火的热气直冲脑门,让他一时有些眩晕,同时胯下的小兄弟像是吸收起了巨补物品一般的迅速膨胀,直接中笔挺的西装裤拉链处顶起了一顶巨大帐篷!

    赵丽敏原本以为爸爸和温若芸她们一起出去了,所以见王刚把房门打开也没有在意,她万万没想到正在自己以羞人的姿势在给王刚口交的时候,爸爸的皮鞋声“噔噔”的由远及近,随后她感觉到一股熟悉的身影伫立在了门口,爸爸那炽热的眼神将自己的身体包裹起来,让她羞愧难当!

    赵丽敏还记得当初高中的时候,和初恋男友在房间,只是手互相拉着,爸爸突然推门而入,吓得她花容失色,她到现在还记得爸爸那时凌厉的眼神!

    赵丽敏此时手足无措的含着小叔子的肉棒,她现在跪在桌面上,进退维谷,只能拍了拍王刚的大腿,没想到王刚完全没有听懂她的意思,反而是将她的头部紧紧的压在了胯下,粗大的肉棒直插她的喉咙!

    “唔……唔……”

    赵丽敏更是羞得无地自容,这样再次被爸爸看到自己如此淫荡的画面,等下不是要被爸爸严厉的批评,她拼命的拍打着王刚的大腿,但换来的是更为有力的作用力,将她的头紧紧的压在肉棒的根部,她将嘴巴张到最大,拼命的呼吸着。

    或许是因为这样羞耻的场景被爸爸凝视着,又或许是肉棒太过粗大让她呼吸困难,赵丽敏的眼眶中含起了泪花,并且慢慢的往脸颊流淌着!

    赵伟宏看着女儿如此难受委屈的表情,怒火已经烧到了胸膛!

    看着女儿这样淫荡的画面,他的欲火焚身不可抑制,胯下坚硬的阴茎已经要把西装裤顶破了!

    他大踏步的往房间走去,大喝一声道。

    “住手!!!”

    “放开我女儿!!!”

    王刚像是刚发现赵伟宏一般,转头惊讶的问道。

    “老赵啊,你怎么还在这呀!你们不是要一起出去吗?”

    “我……”

    赵伟宏一时语塞,他不能说自己鬼迷心窍的想回来偷窥吧,然后偷窥就偷窥吧,自己还这样冲了进来,他现在也是进退维谷,只能色厉内荏的喝道。

    “你们怎么可以白日宣淫!”

    “老赵,这不用你管吧!”

    王刚面不改色的回答着,双手抱住嫂子的头部继续撞击着,他的内心极为兴奋,因为嫂子的父亲在旁边观看,让他的邪恶征服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我……我怎么不能管,她……她是我女儿!”

    赵伟宏气得有些发抖,他用手指着被王刚压在他胯下的赵丽敏,气得哆嗦道!

    “我知道啊,嫂子是真漂亮迷人!她的口交技巧越来越厉害了!”

    王刚抚摸着嫂子的秀发,肉棒深深的插在嫂子的喉咙里,感受着嫂子舌头的顶动,一股舒爽的快感直击脑门,不由得赞叹道。

    赵伟宏嘴巴哆嗦着,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内心五味杂陈,他咬了咬牙说道。

    “你!你放开她的头!!!”

    “哦,好的,怎么了,老赵你还要看啊?”

    王刚像是会意一般,放开了嫂子的头,将肉棒从嫂子的嘴巴里拔了出来,让后他让嫂子转过身,蹲站在桌子上,屁股停在了桌子的边沿,王刚握着肉棒抖了抖与赵伟宏对视着!

    。

    赵丽敏面色通红的蹲坐在桌子上,王刚的话像是有魔力一般,让她内心虽然不愿意在爸爸面前做出如此羞人的动作,像只小狗一样的坐在桌子上,但她却无法控制自己。

    王刚见将嫂子收为图鉴后,通过“一级催眠”完美的让嫂子在她爸爸面前讨好自己,心中更是豪气万丈!

    “不行!不可以!”赵伟宏面色难看的说道。

    “嫂子,你要吗?”王刚像是没听到一般,向当事人嫂子问道。

    赵丽敏摇了摇头,看着爸爸那欣慰的眼神,但是嘴里却是不由控制的说道。

    “我……我要!”

    “你要什么呀!”

    “我要大鸡巴!我要你的大鸡巴……”

    “快干我!操我!!!”

    赵丽敏看着爸爸变得目瞪口呆的表情,她也不敢想象自己会说出如此粗鄙的词语,她脸颊绯红,不敢看爸爸那有些伤心的表情!

    “嫂子,那我要进来了哦!”

    赵丽敏表情抗拒的摇着头,但嘴里却是更加淫秽的词语接二连三的冒了出来,她看着爸爸伤心欲绝的表情,内心更是羞愧,但同时这种羞耻感让她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随后臀部被王刚撞击着,她不由自主的呻吟出声。

    “好爽,好粗大的鸡巴啊……要上天了!”

    赵伟宏有种悲愤交加的感觉,他感受到了深深的侮辱,看着女儿如此淫荡的表情,听着嫂子淫秽的呻吟声,他靠近王刚想要推开这对狗男女,但手伸到半空却是定住了,一股无形的力量让他动弹不得,并且不由他控制的走到了女儿桌子的对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被人像操母狗一般的抽插着。

    王刚此时爽上天了,赵伟宏虽然是他的“完整图鉴”,可以说是他的傀儡,但“变形系统”的好处是让他拥有独立的人格,而不是像提线木偶一般的没感情。

    赵伟宏一样有着七情六欲,一样爱憎分明,他看女儿被自己操着,一样是会羞愧难当,想要制止,但却在自己的控制下只能当一个看客!

    嫂子虽然不是“完整图鉴”,但却在自己“催眠”的影响下,不由自主的听从着自己的指挥,做出羞人的动作。

    王刚一边听着嫂子淫荡的呻吟声,一边听着嫂子爸爸的呵斥声,有观众的欣赏让王刚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粗大的肉棒在那狭小的通道里快速的进出着,嫂子蜜穴里的淫液不断的流着,看着高高翘起的丰满臀部,让王刚不自觉的抚摸揉捏了起来,插到兴起之时,还用力的拍打着嫂子的臀肉,看着嫂子丰满洁白的臀部上留下了自己微红的掌印,听着嫂子那突然被拍打而发出的悠长呻吟声,王刚感觉自己都醉了,沉醉在嫂子这湿润的阴道中。

    赵丽敏是第一次蹲坐在桌上被人从后抽插着,她只感觉在自己阴道中的阴茎由于她臀部悬停在桌子边沿,变得更加的坚挺,而且进入的角度和深度让她感觉每次都顶到了花心,原本一支手撑在地上的动作,由于小叔子越来越猛烈的冲击,让她变成只有用两只手才能保持着身体的平衡。

    此时王刚双手扣住嫂子的细腰,大肉棒如打桩机般迅速的抽插着嫂子的骚穴,无论是速度还是力度都很是强大,粗大的阴茎把嫂子的骚穴撑的很开,阴茎狠狠的插入嫂子的肥穴内。

    赵丽敏感觉到粗大的阴茎次次插到底,仿佛是顶到她的子宫一般,一种妙不可言的酥麻感开始席卷着她的全身,让她的身体再次变得滚烫。

    粗大的阴茎的快速抽插,让她不禁舒服的大声呻吟,丝毫没有顾忌的放声呻吟,在她爸爸目前的注视下尽情的摇头呻吟,她的呻吟声在瑜伽房间中回荡着。

    听着嫂子放飞自我的呻吟声,看着赵伟宏目眦欲裂的表情,王刚心中爽得不行,他感觉达到了在嫂子父亲面前调教她的目的,现在嫂子放飞自我的模样,让他相信已经用自己硕大的肉棒征服了嫂子。

    王刚开始大开大合的抽动的肉棒,从后面用着巨力撞击着赵丽敏的下体,撞上她那肥美的臀部后双手在她的腰间再次一拉,王刚逐渐就掌握了『老汉推车』最省力最舒服的姿势。

    他将粗大的肉棒全根插入后,大肉棒又是迅速地拔出来,这样一个简单的来回却让王刚十分舒服,湿漉漉的大肉棒不知疲倦的狠狠抽动着。

    王刚仿佛是产生了一种错觉,像是正骑着嫂子这匹胭脂马在泥泞的草原上驰骋着,他想加速时就抬起手再高高落下,胭脂马被他的皮鞭抽打发出了嘶长的呻吟,变得更加的马力十足,他的胯下和胭脂马结合的更加的紧密,一起前后律动,一起上下起伏,胭脂马的喘气声越来越嘶哑,突然在他高昂扬鞭之间,胭脂马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抽动着双腿嘶鸣着。

    王刚被这悠长的呻吟声拉回了现实,看着赤裸着身体瘫软在桌面上的嫂子,双腿间还喷射出了淫液,那肥美的臀部满是自己的掌印,让他既心疼又自豪,这些掌印可是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赵伟宏坐在女儿的对面,被女儿突如其来的吹潮喷了一脸,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脚可以动了,不由自主的将脸上的淫液用舌头舔到嘴里。

    “这就是女儿淫液的味道吗?”

    王刚看着赵伟宏的模样,内心嘿嘿一笑,他将嫂子的两腿呈“M”字型分开,慢慢将她的臀部推到了赵伟宏的面前。

    “嫂子,张开双腿,让你爸爸好好看一看,让他用手指帮你爽一下!”

    赵伟宏面色激动的瞪大了双眼,看着女儿为自己张开的双腿,那雪白的肌肤,修长美腿的根部就只有一个肥厚的蜜穴,大阴唇肥厚的让赵伟宏恨不得咬上一口,两片肥厚的肉唇紧紧的夹着,中间的肉缝像一张诱人的嘴唇般张合着,阴唇鲜红粉嫩,女儿这样的阴户完全就是极品中的极品,刚高潮过后的肉缝已经微微打开了,里面也流出了晶莹透明的淫汁。

    赵丽敏银牙紧咬,面色通红的看着在自己两腿之间的爸爸,在他的右手触碰到自己阴户的时候,整个身体都忍不住抖动着。

    爸爸的右手没有急于把手指插进肉缝内,而是在大阴唇上上下摩擦着,随着爸爸的摩擦,赵丽敏的呼吸已经相当急促,下体的高潮感有所减退,但自己如此隐私的下体被爸爸用手指侵犯着,让她在羞愧间升起了一股奇异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发出动人心魄的呻吟声。

    。

    随着爸爸的手指插进了自己的肉缝中,赵丽敏脑海中“轰隆”一声,感觉全世界都安静了,敏感的肉缝被爸爸的食指侵犯着,很真实的快感又游离在她的赤裸娇躯上,赵丽敏为自己的身体反应感到羞愧,她娇声道。

    “爸爸,不要!!!”

    赵伟宏很听话的将手指拔了出来,王刚像是看大片被打段了一般,再次对着嫂子启动了“催眠”,只见嫂子开始扭动着腰肢焦急道。

    “爸爸,快!!!”

    “插……插进来!!!”

    赵丽敏虽然有些羞于出口,但身体突然欲火灼身,让她顷刻间就淹没在这欲望的海洋。

    赵伟宏见女儿真的开口让自己的手指去侵犯她的蜜穴,心中十分的激动,手指更是快速的在女儿阴道里搅动了起来。

    赵丽敏在爸爸的手指插入她阴道间搅动时,就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快感从爸爸的指尖中传出,阴道肉壁仿佛是吃了补药一般的蠕动着,一波波的快感开始在她的娇躯中游走着,让她毛孔舒展,全身都放松了起来。

    赵丽敏此时感觉爸爸手指在自己阴道中的搅动触感放大了几数倍,配合上身体那沁人心脾的快感,她竟然再次达到了高潮,这次高潮并不同于之前的痛苦,赤裸的身体传来了欢快的呼喊,她舒服的发出了悠长高亢的呻吟声。

    赵丽敏半裸的娇躯抽搐着,全身的每一个细胞的传递出欢快的感受,这种无法控制的身体反应让她脸颊通红,心中羞愧的想道。

    “天啊,竟然被爸爸用手指抽插到了高潮,丢死人了!!!”

    赵丽敏内心是复杂的,自己的蜜穴竟然被威严的爸爸用手指插到了高潮!

    “老赵,刚才你不是舔过来,要不要再来几口。”

    赵伟宏听着王刚的话,竟然鬼使神差的将头靠近了女儿的两腿之间,不过他并没有着急,他看到女儿不时的低头看向自己,他反而是不疾不徐的用手指继续抠动着里面的嫩肉,在女儿放松的那一刹那,赵伟宏张开嘴巴一口就咬住女儿的肥穴,含住那肉肉的湿润肥穴大口吸吮着,咬住那肉肉的大阴唇刮着,灵活的舌头舔食着大阴唇上的淫水,把整个大阴唇好好的舔食一遍。

    “唔……啊!”

    赵丽敏被爸爸这样猛然的将头扎进自己的下体,弄得有些措不及防,全身颤抖间不由得呻吟出声。

    赵伟宏灵活的舌头深入肉缝内,轻易的进入女儿的小阴唇内,而舌头就在鲜红的小阴唇内搅动着,舔食着女儿分泌出来的汁液,当赵伟宏将舌头深入女儿的阴道口内,把舌头插入女儿温暖的阴道内时,他感觉到了女儿的娇躯颤抖。

    王刚看着嫂子被舔得娇躯摇晃,那丰满的乳房无人照顾的抖动着,王刚自然不会客气,双手覆盖了上去,王刚觉得自己的双手根本就抓不住嫂子的两只傲人乳房,虽然还隔着柔软,但那肉肉柔软的乳房手感实在是太爽了,柔软的巨大乳房让王刚都快要疯狂了,双手抓住嫂子的大奶子把玩着,两只大奶子在王刚手里变化着各种形状,看着嫂子被她爸爸含住下体搞得脸颊绯红,王刚忍不住将她的头部放在桌子的边沿,挺起粗大的肉棒插进了嫂子的两片嘴唇内。

    王刚抓住了嫂子的头部将肉棒一寸寸的塞入嫂子的嘴巴内,看着那两片嘴唇与自己的阴茎根部做着最亲密的接触。

    嫂子的深喉运动让王刚飘飘欲仙,嫂子第一次躺在桌子上给自己深喉口交,而且她的父亲还在旁边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这种“父前目犯”的快感和刺激感,让王刚整个人的要飘起来了!

    嫂子口水开始越流越多,大肉棒好像泡在水内般,而嫂子吐出大半截阴茎后,又努力的吞吐起王刚的阴茎来,这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相当坚决,非要把王刚的精液给弄出来,嫂子也不顾及自己什么,什么也不在乎了,只知道吞吐王刚的大肉棒起来,而王刚是承受着巨大的刺激兴奋。

    此时瑜伽房的桌子上,一个美艳诱人的美女躺上狭窄的桌子上,丰满的臀部和头部分别垂在桌子的两侧,她那美艳肥臀悬立在中年人眼前,中年人掰开美女的修长美腿,埋头津津有味的吃着对方的蜜穴,而美女的上身平躺着头部却是趴在了另一个青年的胯下,挺动着头部将青年那粗大的肉棒含进嘴中吞吐着!

    这中年人和美女的关系赫然是父女关系,而另一个青年和美女赫然是嫂子和小叔子的关系,原本相敬如宾的父女二人,叔嫂二人此时共同构建了这样淫荡的画面,让人看得血脉偾张,热血沸腾!

    “老赵,是不是想让你女儿也给你来一口!”

    王刚看着赵伟宏那羡慕的眼神,嘿嘿一笑的继续说道。

    “当初我救你的时候,你女儿已经给你口交过了!”

    赵伟宏听得一愣,猛然间一幕幕画面如潮水般的涌来,当时他从医院刚醒来,还神智不清。

    。

    “简单的说就是需要『开智』!不然阳气会压制他的身体,慢慢就真的变成了傻子!”

    “大师,怎么『开智』?”

    “只要将他的『阳气』发泄出来就可以了!需要原本『三魂七魄』的身体作为桥梁!”

    女儿将鼻尖在他的龟头上嗅了嗅,没有任何异味,她有些紧张的伸出舌头在龟头上像蜻蜓点水般舔了一下,却没想到刚还挺着的阴茎竟然直接要软倒了。

    “不好,快含住,吸起来!不然来不及了!”李重阳大师在旁边用急切的口吻说道。

    女儿听得心中一慌,将他那变成只有拇指般大小的阴茎深深的含在了嘴里。

    “唔……”女儿将他的阴茎连根含在了嘴里后,脸直接红到了脖子后根,随后在李重阳的吩咐下才慢慢的吸吮了起来。

    女儿正抓着他那短小的阴茎放时了嘴里,屁股后面被王刚一扯,他的阴茎挣脱了女儿的香舌,女儿急忙再将头往前靠去,屁股后面又传来了一股猛烈的冲击力,让她的小嘴偏离了目标,之后屁股就受到了如暴雨梨花般的撞击拉扯,让她的上身摇摆不止。

    随后在病床上的三人都浑身赤裸,女儿就像三明治中被夹住的肥肠,光滑的后背抵住了他的火热胸膛,胸前的两团巨乳被他那粗大的双手握住揉捏着,屁股的股沟间被他那火热的阴茎在来回摩擦,随后他与女儿激吻着做出了更加淫靡的画面——“是不是想起来了,嫂子,给你爸爸再来几口!”

    王刚将嫂子扶了起来,让她转过身趴在了她爸爸的面前,他在后面抚摸着嫂子翘起的臀部。

    “不一样的,那时是为了救爸爸!”

    赵丽敏直摇头,她解释着当初是为了救爸爸,怕他成为傻子才无奈给爸爸口交,虽然嘴里一直抵抗着,但内心中又是受到了一股暗示,让她不由自主的解开了爸爸的内裤,将他那粗大的肉棒含进嘴里吞吐着!

    王刚看着嫂子给她爸爸口交,虽然这种画面很有冲击感,但他总觉得怪怪的!

    “为什么感觉怪怪的,难道是因为觉得自己被嫂子给绿了?”

    “赵伟宏是自己的『完整图鉴』,虽然是自己的傀儡,但嫂子要是真被他给上了,那样……”

    “不行,我还是没办法接受……得想个办法啊!”

    王刚突然灵光一闪!

    “完整图鉴”!

    “完整图鉴卡”!!!

    赵伟宏成为自己的“完整图鉴”后,自己可以把他释放出来,或者收回“图鉴空间”,那自己要是把自己给抓成“完整图鉴”那会怎么样!

    王刚想着这个有些绕口的问题,自己要是可以成为“完整图鉴”,那样不就可以再次释放出来,那自己就有分身了?

    “哇哈哈哈!我真是天才!!!”

    王刚激动得手舞足蹈,他觉得如果自己有了分身,就可以让分身去上学,自己到处去找乐子!

    “必须赶紧试一下!”

    王刚急匆匆的离开了房间,来到了大厅空旷处,拿出了仅剩一张的“完整图鉴卡”,又开始犹豫了起来。

    “要是成功了,自己会不会变成一张卡片,然后本尊消失了?”

    “或者要是成功了,自己的系统会不会出问题?”

    “会不会像『克莱因瓶』一样,最后自己没有本尊和分身之别!”

    王刚眉头微蹙,嘴唇紧抿的思考了起来。

    在数学界中有二种东西让他觉得有借鉴价值。

    “莫比乌斯环”和“克莱因瓶”。

    莫比乌斯环,是数学家莫比乌斯偶然间想到将一张纸条的一头扭转1880,然后接到另一头上的纸环。这个纸环的局部虽然有正反面之分,但整体上其实只有一个面。

    和莫比乌斯环类似的,就是克莱因瓶了。

    莫比乌斯环,没有正反面之分。而克莱因瓶更牛,没有内外部之分。

    和莫比乌斯环类似,克莱因瓶的出现是另外一周首尾相连:在一个瓶子的底部有一个洞,然后将瓶口延长从瓶身进入,然后连接到瓶底的洞上。同样的,克莱因瓶局部上有内外部之分,整体却并没有。

    按说瓶底那个洞就是外面,可是,从这个所谓外部的洞口倒水,就可以顺利地进入到所谓的内部,这就是克莱因瓶没有内外部之分的原因。

    “『变形系统』有边缘吗?会不会就像克莱因瓶上的一个点一样,无论怎么走,都不会走出去,最终都会回到原点。”

    “又或者自己会不会被困在这个“鸡生蛋、蛋生鸡”的悖论里面!”

    会不会出现薜定谔猫的问题,“变形系统”的变化是有规律可循,但又不能精确计算。

    自己将自己收为“完整图鉴”,只要使用了“完整图鉴卡”,那么可能自己会死掉,成为一张卡片;或者自己成功得到了分身,但分身和本尊互相争夺,在精神上自己可能死了也可能活成,成为了一只既死又活的猫!

    王刚突然有些头大了,“变形系统”太爽了,可以变身成各种人,可以征服各种美女,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没办法同时照顾到他越来越多的女人!

    妈妈、嫂子、舅妈、王依然、苏若晴……每个女人都掠过他的脑海,如果能成功,他可以得到分身,那就有无限的可能!

    如果有更多的“完整图鉴卡”,那么他也可能得到无限的分身!

    不管分身还能不能拥有“变形系统”,如果本尊还能有“变形系统”,那么他就可以让分身去上学,去解决父母上一辈的问题,自己做更多的大事!!!

    拥有分身这样如此诱人的能力,让王刚欲罢不能,他咬了咬牙,将“完整图鉴卡”往胸膛上拍去!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