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女友小恩同人之永失我爱 > 女友小恩同人之异国恋(大结局二)

女友小恩同人之异国恋(大结局二)

女友小恩同人之永失我爱 | 作者:大脸萌| 更新时间:2019-07-14 16:4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周围是一望无际的黑暗,我大头朝下飞速下坠,眼前闪过一段段令我惊讶的影像,看得我心惊肉跳。

    “就这么认输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自虚空而来。

    “那如何?还有机会?”

    另一个听起来也很熟悉的声音在回答。

    “还有很多的机会,再试试吧,别放弃,她们在等你呢。”

    对话到此结束,四下寂静。

    我飞速坠入一片白光。

    啊!我一声惊叫睁开双眼。

    眼前是几张回头观望的脸,耳旁发动机的轰鸣让我意识到我在飞机上。

    思思关切的脸出现在眼前:“怎么了,做噩梦了?”

    想起黑暗中那一幕幕景象,又看到现实中思思关心的眼神,我再也绷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看到我哭,思思反而笑了:“怎么了嘛,睡醒了就哭,小孩子啊。”

    空姐也很尽责任地来询问发生了什么情况,却被思思三言两语地给打发了。

    思思问我为什么会哭,我又怎么可能把梦中所看到的景象如实汇报,只能强行吐息几下,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

    “没什么,做了个噩梦罢了。”

    我说话还有些控制不住的哭腔,但是已经冷静下来思考如何应对。

    “做什么噩梦啦。”

    思思看到我没事,遍放下心来,语气也舒缓了很多。

    “因为梦见你离开,我从哭泣中醒来。”

    我张口就来一句情歌,思思被我逗得脸红,忙撒娇道讨厌。

    我不禁暗自自夸,别看平时我优柔寡断,关键时刻倒是有几分急智。

    我发现了一些不对劲,我之前不是躺在思思腿上睡得么,怎么现在靠着椅背?“我一直这么睡得?”

    “是啊,一上飞机就睡着了,你个大懒猪。”

    思思傲娇地说。

    “飞机上啥都没干咱俩?”

    我感觉到入睡前后的记忆出现了偏差。

    “没啊,你一上飞机就睡着了,这还没半小时呢,怎么了?”

    思思对我的提问表示疑惑。

    “没事没事,我睡傻了。一开始梦见吃飞机餐,没吃饱。”

    我故意装作贪吃状想要岔开话题。

    思思被我气笑了,扯着我的耳朵想要亲我一口。

    梦中的景象渐渐记不清了,只有本能引起的欲火让我有些不适。

    索性顺着思思的架势将她拉入怀里舌吻起来,弄得思思呼吸急促俏脸微红。

    我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她的脸更红了。

    于是拉着她直奔飞机后侧的厕所。

    一个反手插门我把思思顶在了门板上,抱着她忘情地交换着唾液。

    思思十分动情,咬着我的耳朵要我操她。

    我当然乐意马上提枪上阵,毕竟不能耽误其他人如厕。

    我将思思的连衣裙推高,拨开里面的丁字裤,拉开我的牛仔裤。

    思思的粉色花瓣含露待放,我的肉棒也杀气腾腾。

    思思扶着洗手台噘起翘臀对着我扭来扭去,我被她逗得性起,箍住她的细腰一杆到底。

    “啊,好深啊,你这次怎么那么硬啊,好烫,啊,啊,好深啊。”

    思思被我的肉棒塞的满满的,原来不算湿润的花径被我几个抽插弄得黏黏煳煳的。

    我拍打着思思的粉臀,思思畅快地呻吟,一时间不禁放开精关大肆抽插起来,耳边是呱唧呱唧的交合声,眼中看到的是思思可爱的粉菊。

    小仙女就是可爱,哪儿都是粉的。

    想到此处心中恶趣味大起,随手按了些洗手液在指头上,在思思的粉菊处画圈圈。

    思思的菊部极为敏感,立刻察觉到了异样,下意识地缩紧粉菊哼哼唧唧地回头问我:“干嘛呢?”

    我嘿嘿一笑小声唱到:“爱的魔力转圈圈,你分不清他是屁眼还是骚穴。”

    同时手上的的动作更加大胆。

    思思一边呻吟一边骂我下流。

    在我双重攻势下,思思溃不成军淫水横流,摇着屁股抵挡了不到五分钟就被我送上了高潮,满面潮红地被我搂在怀里整理着衣物。

    回到座位上思思仍旧红着俏脸神志不清,脑袋靠着我的肩膀显得十分乖巧。

    我在她耳边说:“感觉整个机舱都是你的骚水味,这可咋办?”

    思思被我调戏得无话可说,只能娇娇地哼哼道:“坏蛋。”

    然后她正色道:“马上要回国了,紧张么?”

    “怎么会。”

    我故作轻松。

    “你放心,我会为你报仇的。”

    思思坚定地说。

    “没事儿,不用那么麻烦了,就让他们好着呗,我觉着那样也挺好的,真的,我特祝福他们。”

    “哎,张凌宇那家伙可是个人渣唉,你就这么不担心小恩么?”

    “我都有你了。”

    只一句话,就把思思想要对我生的气转化成了欢喜。

    这是以前的我从来不会说的话,今天却说的那么得心应手事倍功半。

    下了飞机,我第一时间给小恩和张凌宇发了条微信然后给思思看,内容就是祝他们新婚性福,为的就是断了思思做傻事的念头。

    思思很不高兴,要起性子。

    我紧忙把她拉进怀里,顾不得机场庞大人流的目光,只是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一句话不说。

    我相信她能感觉到我的想法,我们只是沉默着到了酒店,然后洗澡补觉。

    她缩在我的怀里,问我把她当做什么。

    我说:“现在你就是我的唯一。”

    她不再发问,把头靠在我的肩旁,用一只胳膊搂着我的腰,然后安然入睡。

    思思这人虽然看起来岁月静好的,但是心性不低,颇爱争强好胜,我生怕她得到我后觉着胜之不武想要再找小恩较量下,于是每天都陪着她到处玩。

    在一次醉酒后,她向我坦白她最开始跟张凌宇合谋拆散我和小恩的计划,这一切我心中早就明白,只不过觉着有些恶寒。

    为了一个男人,就要把他的另一半推到另一个男人的怀里,好深好狠的心计啊。

    。

    但我只是默不作声地饮酒,思思却哭了起来。

    “是我不好,为了,,,为了争抢你把小恩给害了,我,,我,,我好后悔啊,我想救她,呜呜呜。”

    这是一种我从没见过的状态,之前她所有的坚强理性智慧全都不见了,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我其实不想理她,也没理她,自顾自地喝着长岛冰茶,然后看着她哭。

    她哭的悲痛欲绝,我彷佛明白了她为什么对小恩的事情那么上心,但是木已成舟,歧路亡羊,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算了,都过去了,她也要有新的生活了,祝福她吧。”

    我澹澹地说道。

    “那你,那你不怪我了?”

    思思突然就不哭了,用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我。

    “一直都没有怪过你。”

    我无可奈何。

    思思带着某种得逞的意味笑了。

    回到酒店,思思轻车熟路地把我引诱到床上,咬着我的耳朵问:“你猜小恩现在会不会正被张凌宇操着呢。”

    听到小恩被操,我的鸡巴一下子就胀大了起来,思思托着我的鸡巴仔细端详起来。

    “比平时跟我做的时候差不少嘛,这么热气腾腾的,是不是因为……”

    思思狡黠地笑着,撸动着我粗大的阳具。

    “给你看个好东西。”

    思思拿出手机,播放了一段视频。

    内容是小恩被张凌宇疯狂输出的视频,地点在他们的公司。

    这是一段我没看过的视频,没想到他们居然玩的这么开。

    黑色蕾丝内裤被塞进小恩的嘴里,随着张凌宇粗大的阳具的抽插发出代表着爽快的呜呜声。

    我硬的十分难受,思思十分得意地笑着骑在我身上。

    “你的小恩好淫荡啊,被人在办公室里插的高潮迭起的。看着她被人干,爽不爽啊?”

    “好爽,看得我,,好硬,,好难受,想要,,想要射出来。”

    我被紧致的阴道裹住疯狂按摩阳具,意识彷佛失去了控制。

    “那你看着我被人干好不好,像小恩这样被人干,我们两个被一起干。被干大了肚子,在镜头前面被挤出奶水,怎么样,是不是那时候你就自动射出来了?”

    思思也失去了理智,想在这种事上面跟小恩比一比么?我显然也别欲望冲昏了头脑,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个从没见过的景象,小恩和思思挺着孕肚,一个腿上穿着褐色丝袜。

    一个腿上穿着灰色丝袜,被张凌宇搂在怀里三人忘情激吻的画面。

    这画面彷佛很久之前就存在脑中,浑然天成一般,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来。

    那种挚爱之人被俘获身心,被中出受孕,被夫目前犯的痛苦,酸楚全都淋漓尽致地涌上心头。

    “去,去给张凌宇操,让我看看你俩谁更骚!”

    我咬着牙狠命向上挺动,脑中幻想着思思穿着褐色丝袜挺着孕肚被人摆成狗爬的姿势从后面疯狂抽插菊花的场面。

    “好,我要让你知道,我比小恩更骚更浪更淫荡,啊,用力,快,,快到了。”

    思思疯了般在我身上摇动着。

    “臭母狗,骚母狗,让你们俩都被干怀孕,做张凌宇的母狗!”

    我输精管胀到最大,马上就要射了。

    思思听了我的话,更加兴奋起来,抛动这屁股浪叫到:“好,让我俩都被干到受孕吧,你只能看着打飞机。啊,又变粗了,,受不了了,,到了,,到了,里面,,啊,,,啊,,好烫。”

    在思思的刺激下,我浓厚的精液喷射而出,灌满了思思的骚逼。

    高潮后的美人趴在我的身上,张开嘴贪婪地呼吸着空气,一道口水淌到了我的胸口上,久久才苏醒过来。

    思思用手指环绕着我的乳头:“没想到你这个家伙这么坏,居然想象我被干怀孕,哼,以后不理你了。”

    看着她脸庞红润地撒娇,我不禁性欲走起,连忙安抚道:“怎么会呢,保护你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把你往虎口里送呢?”

    “这次差不多,想象我不阻止你,但要是真的动了哪怕一丢丢的念头,那我也饶不了你。”

    思思话听起来娇滴滴的,但是语气却是十分的严厉。

    我老实地点点头。

    “这还差不多,哎呀,怎么这么快又变大了,老实说在想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思思握住了我再度雄起的鸡巴。

    “给我舔舔我就告诉你。”

    我坏笑着说道“哼,坏人,可别舔几下就射我嘴里了。”

    “放心,看我今晚怎么把你操的服服帖帖的。”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明天参加婚礼的时候脚软走不动路可别怪我哦。”

    思思的黑色礼服勾勒出了她玲珑的曲线,精心打理过的妆容和头发显得十分高贵。

    我也趁此机会弄了身阿玛尼穿,打扮打扮也挺人模狗样儿的。

    小恩和张凌宇站在酒店大厅迎客,小恩一身粉色婚纱显得她如此娇俏可爱。

    张凌宇梳着油头,西装笔挺,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精神。

    不觉间,我突然有些羡慕他,不是因为他娶了小恩,而是这种状态,满脸自信左右逢迎,像极了当时来学校演讲的华尔街精英,也是我一直向往的状态。

    我挽着思思也上前打招呼,小恩的神情有些惊讶,但又很快地平复下来,跟思思抱了下,在她耳边悄悄说了什么。

    而张凌宇主动跟我握手,完全没有视频中的那副小人得志和猖狂,看思思的眼神也很正常。

    我深感此人城府不浅,伪装得滴水不漏。

    “你来了”

    小恩笑着对我说“是,我来了,再见你一面”

    我说话有些颤抖,强忍着某种不知是要从心里还是眼睛里流出的液体。

    “里面请吧,今天好吃的可不少呢。”

    小恩发现气氛有些不对,赶忙打着哈哈岔开话题,把我俩请进大厅。

    “你没事吧”

    思思拉了拉我的手。

    “没事,别担心。”

    我缓了缓才挤出了几个字。

    晚宴的主打内容是鸡尾酒会,前面的仪式典礼我是无心去看了,只一个人站在一旁一杯接一杯的马提尼和一块接一块的帕斯塔,草莓的,芝士的,三文鱼的,好吃得让我有点失控了。

    多亏思思在仪式结束后将我拉回现实,叫我快去做该做的事。

    该做的事,无非是跟小恩单独告别,虽然思思有在鼓励我,可我却胆怯了。

    我认为这很正常,毕竟对方已为人妻,单独会面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思思看我在那儿发愣,大概是明白了我的想法,拉着我的手上了电梯。

    “我陪你去”,思思故作温柔地对我说。

    被她牵着的手布满了汗水,我相信大部分是她的。

    我摸了摸她的秀发,吻了她的额头,“easy,easy。”

    我搂着思思安慰道。

    她在我怀里微微颤抖,我知道她其实比我还要紧张,因为她了解我,害怕这一次见面,我会弃她而去,就像,就像,,,就像什么来着?脑海中混乱的思绪被电梯的提示音打断,18楼到了。

    思思揉了揉脸,强打笑颜。

    “到了,走吧。”

    “你知道是哪个房间么?”

    “1808,我问她的。”

    我一阵无语,这种事思思也敢问。

    我在房门前站了会,想听听屋里有没有人在说话,可惜什么也听不到。

    思思主动敲门,开门的是一个穿白衬衣的健壮男子,好像是张凌宇四个伴郎中的一个,剩下的三个人也在屋里,沙发上四仰八叉地躺着喝的迷迷煳煳的张凌宇和在一旁喂水的小恩。

    。

    这四个伴郎一个比一个健壮,警惕地看着我。

    小恩见是我,便让他们把我俩让进来。

    “小恩,我有些话想跟你说,方便出来下么?”

    我心虚却又故作镇定地问道。

    “可以啊,就去走廊尽头的阳台吧。”

    小恩倒是显得很大方。

    原本喝的神志不清的张凌宇听到是我来了,赶忙强打精神用大舌头嚷嚷道:“这哪儿行啊,把我老婆拐跑了可咋办。”

    此话一出引得四个伴郎哄堂大笑,思思气的咬牙瞪眼,恨恨地说:“我留这儿等着,看你这没出息的劲儿。”

    张凌宇一看是思思,乐的合不拢嘴,淌着口水说:“小美人,你来啦。”

    又是引得伴郎们一阵大笑。

    小恩脸上有点挂不住,拉着我就往门外走,我回头望向思思,只见有人给她倒水,有人请她落座,张凌宇在那里用打结的舌头胡言乱语,然后房门关上,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了。

    阳台的风有些勐烈,吹乱了彼此的头发。

    我俩并肩站着,沉默无言。

    “我以为咱俩能走到最后的,没想到居然到了今天这一步。”

    我不知该怎么说,所以只能随便说了句心里话。

    “或许从你去美国之前,咱们就应该分开,小凯那个男生其实也挺不错的。”

    小恩说的很轻松。

    “怪我太不坚定了,让你受了这么大的折磨和打击。”

    “没什么,成长的必经之路罢了。如果我再坚定一点,对你再信任一些,或许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可是你知道我的,爱猜疑,嫉妒,因为我太爱你了,你在美国的时候我不敢闲下来,我害怕我一闲下来,脑子里就全是你,我害怕失去你。”

    小恩的话说的我心疼极了,她却彷佛没事一般,相信她的泪早就流干了。

    我小心翼翼地问:“他对你还好吧。”

    小恩听到后冷笑道:“还行吧,最起码他还算是男人。哦,不是说你那里不行,而是说他好歹还有些男人的担当。不像你。最开始我以为你最多不是个好人,没想到你连人都不算。”

    我被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本想辩驳,但是却没脸争辩。

    “本来以为你会来跟他争一争我,没想到你还真来参加婚礼了。既然等你不来,我就索性嫁给他啦。”

    小恩笑的特别灿烂,让我觉着有些假。

    “虽然我心里还有你,也一直会有你,但是咱们回不去了,不是因为张凌宇的鸡巴有多么的厉害。而是因为你,你心里已经有思思了,瞧你俩多么地登对,郎才女貌,富家独女可以让你少奋斗很多年吧。”

    明明泪如雨下的应该是小恩才对,怎么变成了我,我泣不成声,悔恨于自己的贪婪懦弱和自私,把挚爱的人推进了一个又一个深渊。

    本该担心小恩在我的淫妻癖好中沦陷身心的我却先一步出轨其他女生,如果说淫妻行为是一种开诚布公的行为,那么出轨则更倾向于欺骗。

    “还记得我拍的那套写真和搬家去张凌宇那里么?我想既然你可以在外面潇洒,我又怎么不行呢,你越是让我保持跟他的距离,我就越开心越有成就感,因为你在乎我。我越是被他干的像条母狗,我就越有快感,因为我能感觉到你的心痛,你的爱。看着你在屏幕前自慰我就能高潮,喷的一塌煳涂呢。你以为我没看过你跟思思做的视频,单纯看视频就能高潮你信么,连手都不用。既然人争不过思思,那么你的心我就要分一块过来。”

    小恩接着说:“还记得么,我说过我们都是要强的人,谁都不肯服输,彼此都认为对方会主动来找自己,可惜咱们都错了,你我之间没有赢家。”

    我听不下去了,一把把小恩搂进怀里:“别说了,都是我的错。”

    小恩像哄孩子一样拍着我的后背安慰道:“别哭了啊,怎么去了美国别的没学会,就学会哭了啊。”

    “我带你跑吧,咱们找个地方重新开始吧。”

    我不知哪儿来的勇气说出了这话。

    小恩显然早就想好了我会说这话,紧忙接了句:“那思思呢?她怎么办?”

    一句话把我问住了,对啊,思思怎么办?“我永远都爱你,但是我不能接受我爱的人心里还有别的女人。如果你现在放下她,我就跟你走。如果你放不下她,那我们永远不能在一起。这是我的尊严,我的爱纯粹的。如果得不到你的人,那么我也要让你永远记得我,不论通过哪种方式,都会让你知道我在爱着你。”

    小恩看着我的眼睛,娓娓道来。

    “如何能让我知道你还爱着我?”

    我被小恩的话弄得措手不及,问了个有点愚蠢的问题。

    “很简单,你可以看我的推,只要我还更新我跟别的男人的视频或者图片,那么不就意味着我还爱着你么,满足着你变态的淫妻欲。你想想,你最爱的也最爱你女人明天都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抽插蹂躏,是不是听着就特兴奋呢?”

    我听得有些兴起,小恩一把握住我的鸡巴隔着西装裤揉动着。

    “小恩,别这样。你已经结婚了,嘶,,哦”

    小恩不由分说,跪下来给我口交。

    “不行,会有人过来的,别,,太勐了,蛋蛋要被揉坏了,呃,呃,啊。”

    几分钟不到我就射了,小恩被调教得技术纯熟,把我吸得一干二净。

    “这么稀,最近玩的很开心嘛。”

    小恩砸吧着嘴笑着说,我无言以对。

    突然不知谁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别再去追究是谁的错,世上重要的事物很多,并非只有你和我,停笔了关于相爱的着作,即使还有爱你的冲动,从记忆里清空,就消失在风中,别让我,又动了恻隐之心,又如何能够侥幸,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注定了会是平行。”

    我被吓得赶紧把老二收起来,整整裤子小恩在我耳边轻语:“现在我可是张夫人,你要注意下哦。”

    一句话说得我手忙脚乱,又是心酸得说不出话来。

    “还有,别让思思再去满足你那下贱的欲望了。”

    小恩恨恨地说。

    话音刚落,一个俏丽的女孩走进阳台,是小恩的一个伴娘。

    “小恩,他们说那个女孩也准备好了,让你快点回去呢。”

    那个女孩是谁?思思么?“哪个女孩,准备好什么了!”

    我急切地问道。

    “不是除了我们四对,还有一对来参加活动么。凌宇哥说怕那女孩第一次活动放不开,给她喝了点药。不是你的女伴么?”

    女孩不解地回答道。

    “坏了,出事了。”

    小恩急切地说。

    “这个王八蛋!”

    我一把抢下女孩手里的房卡就往客房跑。

    打开房门后里面的景象吓了我一跳。

    房间内思思倒在沙发上神志不清,满面潮红,几个人在讨论一会谁先上她。

    张凌宇表现得很积极,一点都没有喝多的样子。

    我冲上前一把把思思抱起来就要走,几个伴郎显得很疑惑。

    我解释我俩不是来参加活动的,误会了。

    张凌宇抓住我的肩膀问小恩在哪儿,被我一拳打倒在地。

    几个伴郎围上来,多亏小恩赶到为我解围。

    张凌宇叫嚣着不会放我走的。

    小恩气狠狠地说:“张凌宇,我能答应跟你结婚,就能跟你离婚。真没想到你会这么下作,信不信我废了你。”

    张凌宇吓得一句话不敢说,几个伴郎也很自觉地闪出路让我通过。

    在门外小恩拉着我的手说了几句,然后吻了我的唇,让我带思思离开。

    出租车里一片沉寂,我和思思坐在后排。

    司机看气氛不太妙,打开了电台来听歌,刚刚好一首歌唱到了高潮:“想你就现在想你每当我又徘徊所有遗憾的都不是未来所有爱最后都难免逃不过伤害不必在重来现在我只希望疼痛来的更痛快反正不能够重来。”

    彷佛这首歌唱出了我和小恩的故事,彼此幼稚却又认真要强,把好好的一个过家家游戏给玩没了。

    不知何时思思的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给了我某种信心,也暗示我回家给她解毒。

    半年后,我和思思完婚,一起进入思思家的一个子公司工作。

    两年后我升任部门主管,思思升任总监。

    三年后,我们一起被调往总部任职。

    住的是思思爸给她买的别墅,开的是大G,我日常西装笔挺,梳着锃亮的大背头。

    思思则是一副女强人的派头,略施粉黛,气质绝佳。

    虽然没有让思思再去做小恩那样的事,但是她在床上却是十分了解我,经常说些淫妻的话刺激我,不是跟胖子客户上床,就是被一群领导开轮奸趴体。

    看着她那副淫荡的模样,真怕自己喂不饱她。

    此外,我还关注了小恩的推,经常能看到张凌宇拿她玩换妻的戏码,每次都看得我心花怒放,鸡巴笔挺。

    当今天清晨思思给我吹箫时我照例看推助兴,刚好看到了小恩发的推特,魔都寻夫妻。

    这彷佛是三年来我们见面的唯一机会,一下子就让我兴奋了起来。

    三年前小恩在房门前说的话依旧历历在目:“你只管和她做夫妻,生娃娃,过得十年八年,你心里只会想着我,不舍得我了。”

    我的天,这个女人也太了解我了吧,这才刚三年而已,我就有在想她了。

    要不要带思思去玩一次交换,一次就好。

    让她也去体验下大鸡巴嘛,看她每次都说的那么欢,那么淫荡。

    想着思思被张凌宇压在身下疯狂输出直至高潮的场景,我激动地射了出来。

    思思抱着我问我今天是不是不舒服,怎么射的那么快?看着思思关切的眼神和天花板华丽的吊顶,我本来组织好的劝说她参加交换活动词藻居然全都烟消云散了。

    只剩下我呆呆地躺在那儿,尴尬地不知所措。

    2019年7月11日于大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